新媒体女性

陈亚亚:王思聪吃热狗的捣蒜器到底侮辱了谁?


作者 / 陈亚亚

首发/ 新媒体女性

最近王思聪投资的电子竞技俱乐部IG夺冠的消息在网上疯传,同时他在总决赛上为自家战队应援时被抓拍到的一张吃热狗照片也随即走红,短短几天就衍生出表情包、手机壳等各类淘宝商品,然而让网友没有想到的是,这种照片还在网上引发了一场争论。

起因是这样的,一个网友给我发来私信,讲述了一件让他感到困扰的事情。他将王思聪吃热狗的某周边创意产品(捣蒜器)发到朋友群中,这引起了两位女性朋友的愤怒,认为这是有侮辱性质的性暗示,其中一位还认为他是故意为之。他解释自己并无此意,只是觉得产品有趣才转发的,并因此与对方展开论辩。

群里有不少人对他表达支持,但也有人认为他即使非恶意,既然对方感到被冒犯那也应该道歉,而他拒绝了这个建议。最后,他希望我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对此谈谈自己的看法,到底是他的做法有问题,还是两个女性在无理取闹?


当对性骚扰的讨论变为对女人太敏感的攻击


我在微博发出该案例后,大概是触发到了王思聪(热点上的公众人物)这个关键词的缘故,很快转发和评论就溢出了原有的粉丝圈,大量陌生账号激动地冲进我的微博来发表了他们的意见。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言论中只有极少数在认真讨论,多数是情绪性的发泄,更有甚者是各种攻击谩骂(多来自男性网友)。这些攻击不仅针对案例中的那两个女性,也包括我这个对她们表达了共情的女权主义者,有的还直接上升到对所有女权者的人身攻击。


然而吊诡的是,他们这种激烈反对乃至过度攻击的姿态,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印证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即网络空间充斥着难以计量的性别歧视、针对女性的各种含有性意味的攻击与侮辱,我认为正是这整个厌女的大环境才造成了某些女性对性非常敏感,看到与性相关的内容更容易感到不适,难以接纳。相反,如果是一个大家可以轻松谈性、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社会,发生这种冲突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认为更该质问的不是她为什么生气,而是她为什么不能够生气?她太应该生气了。作为一个时不时被男性骚扰的女性,我非常理解这种情绪。真的,我已经感受不到涉性图片有什么娱乐性了,我更没兴趣去了解王思聪这个直男癌(对我来说他一点都不可爱)的梗到底是什么。谁要发这种图片当娱乐我都会觉得讨厌,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不觉得是我有问题,根本上是这个环境出了问题。简而言之,不是我对性太敏感,对男人太苛刻,我太刻板不懂得生活情趣,而是这个世界让我早已没有娱乐的心态,大多数时候只剩下疲倦和厌恶。

如果承认这样的现状,那么获得了性别红利(他们可以更少担心遭到类似的骚扰和攻击)的男性最好认识到女性比较敏感是正常的,对某些女性因为担心又一次遭到攻击而流露出的情绪化、愤怒给予理解。那么,要如何看待她的指控呢?这确实是一个无法证实的指控。从当事人后来补充的信息来看,当时许多人在群里的劝解可能造成一种语境:“你不应该生气,他不是故意的”,这给她带来很大压力。她强调对方故意为之的言论,更像是在维护她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坚持要给对方定罪。

在这个事件中,我确实建议这位男性如果真的在乎自己的朋友,最好说一句抱歉,而不是坚持不懈地在群里与对方论辩。既然如他所言,他在群里已经得到许多支持,显然名誉权并未因此遭受损失。而这个建议被许多人理解为是强迫男方道歉,或者是要求他去道歉,这是一种错误的解读。很多时候我们对另一方说抱歉(I am sorry),只代表我们在乎对方的感受,而非自认有罪,更不是无原则的忍让。

共情比辩论更有价值


这个案例展现了在两性发生冲突时,男性最常采取的态度(不讳言地说,都是比较糟糕的态度)。一种是坚持辩论,一定要分出对错,比如这位男性。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情绪化的表现,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自己也受伤了,如果直接承认这点,事情反而好解决;一种就是许多网民在此暴露的低素质谩骂,它的错误更一目了然。如果你的意图是想建构更和谐的两性关系、更健康的舆论空间,就必须摒弃这两种做法。只有体察到对方情绪化的根源,以及体察到自己的情绪化,才能从共情的角度出发来达成一定的共识,增进对彼此的理解,避免类似冲突的再度发生。

这不是一个偶然现象。我们经常看到男性指责女性无理取闹、情绪化地对他们进行各种不实指控,这些案例的背后大多是男性忽略了女性的真实感受所致。这些女性不是特例,她们不是精神病,而就是生活中的普通女性,是那些看起来不可理喻的母亲、妻子、女朋友、女性朋友。她们面对的舆论环境、社会环境如此糟糕,有时候情绪化不正常吗?

她的诉求实际上就是要求她的感受得到承认,而不是如某些人说的那样,是要扩大化地对所有涉性言行都进行严格审查,乃至强迫性地给对方定罪。那种脱离语境、满含恶意的嘲讽实际上起到的作用是继续忽略她们的诉求,转而对她们进行人身攻击,而这只能使得沟通更加不可能,整个环境对女性更不友好。这也是我为什么提出,共情比辩论更有价值。

有人说这个男性是无辜的,他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指控。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确实无辜,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这个糟糕环境中没有明确表达过反对的人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共谋,我们都不无辜。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可以有所作为,来一起改善这个舆论环境,这就是一个你积极行动的机会不是吗?至少可以从尽量表达对(某些)女性的共情开始。这个建议对那些支持该男性的女性也同样适用,你对她表达的善意最后也会成为你所收获的善意。

有人提出,如果男性对这个图片感到不适怎么办?这是一个好问题,肯定有男性也会感到不适,不过由于性别文化的影响,有不适感的人可能少一些。当然,男人应对性笑话的态度不激烈,这并不说明他更包容、更理性,而更可能是因为他没有面对过那么多的恶意,没有那些积累起来的压抑和愤怒。即使有,他们也倾向于不愿流露这种感受,因为它不符合传统男性气质,表达这种不适可能会遭受更多(相对于女性而言)的攻击和嘲讽。显然,在一个男性占优的舆论空间中,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对任何男性有利,哪怕是为了自己得到更公正的对待,男性也应该更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