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五问Metoo,在争议中燃烧前进


编辑 / 朴西

 导语 :自7月23日雷闯性侵害事件引发中国M2运动至此已经过去了10天,M2引发了大众对性骚扰、性侵害等议题前所未有的讨论。而在讨论的过程中,有五个问题,经常是大家讨论的核心。我们收集整理了不同的评论中针对五个问题的不同解读,希望能激发大家的思考。如您有更多看法,均可在文章最后留言。

 ▼ M2是搞大鸣大放大字报吗?

    ——这是一场集体疗愈

@莫之许:中国的M2运动其实只是相对边缘的少数人推动的,只是因为社交媒体时代的流量放大,而意外地获得了难得的、很可能是短暂的声势,其基本的理念和主张,其实并无可能再短时间内获得社会大众的理解,更不用说接受了,但是对于长期表达自由民主理念的知识分子和各种积极分子来说,理解并支持M2运动,不应该成为什么难事,更不应该像某些先生那样,竟然将至归属为“网络大批判”乃至“网络文革”。

——《不能假装不是墙上一块砖》|莫之许

@柯晗:这周短时间内爆发的M2群体揭发,给我的感觉就像这样。一场性骚扰受害者自发生发的社会运动,就像一场群体疗愈,一个突然形成并不断有人加入的互助小组。它当然撼动了人们的观念。同时对有过类似经历的——几乎是所有女性,其意义是无与伦比的。它让我们所有人知道过去大大小小可能被认为不值一提、无法表达不会被重视的恶心、不快、尴尬的经历,是值得被重视,需要被改进的。

——https://weibo.com/1648814742/GrX5k7hNb

@林三土:中国的体制当然有极大缺陷,有些人也许可以担忧政府会借着M2来选择性地清除异己(比如选择性的开除性骚扰学生的自由派教授、却对同样性骚扰学生的亲政府派教授网开一面),或者借机大搞『高校师德整风』之类运动。但一方面,我不认为当今政府对民间舆论有如此完全的操纵力,更不认为政界在这方面干净到让他们敢于借机行动而不怕引火烧身;另一方面,就算政府真有心如此鸠占鹊巢,也仍然不等于M2运动本身在制造冤假错案。

——《M2运动会制造冤假错案吗?》|林三土

https://matters.news/forum/?post=787abbb0-12f9-48f6-b63e-1e2bc4665707

@孙金昱:我赞成对“多数的暴政”保持警惕,在“汹汹舆论”前保持清醒(这些是绝对正确的废话),但还想补充二者之间几个重要区别。首先,米兔不是对思想定罪,不是诛心,而是对言语骚扰、肢体骚扰和侵犯这些能够准确描述的性骚扰和性侵行为的举报,而这些言语行为是在公众共识之中明确的道德错误甚至违法行为,简而言之,米兔不是在网络发帖(大字报):“他/她思想龌龊,是个流氓!”

其次,如果米兔需要承担一个“多数暴政”“汹汹舆论”的罪名,那么米兔首先需要是“多数”,需要真的“汹汹”,它才能有暴政的力量,它才可以有审判他人的力量,但这难道符合现实吗?

……

我相信,如果担忧者愿意对等地从举报人、从那些还没有站出来的性侵/性骚扰受害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他们至少应该对受害者可能遭到的伤害产生同样的担忧。如果担忧者们能够顾及到以女性为主的受害者群体在米兔之前到底遭遇了多少系统性的不正义、被握有权力的上级如何施加零碎骚扰和折磨,他们心中的天平是不是更倾斜一些?我相信大部分担忧者所怀有的忧虑出自于对正义真挚的追求,我只想说,这种对正义的关切有时不自觉地失衡了。它给予了一个更为优势的群体更多的关切,一个更为弱势的群体更少的关切。它背后的共情是与可能被诬告的上位者共情,而更少与已经站在他们面前的被压迫者共情。

——《米兔中的集体行动正当性、个体责任与诬告》|孙金昱


▼ M2是舆论知罪代替法理吗?

    ——不是道德肃整,而是一场集体反抗

@少女大师姊:很多人觉得M2运动是为了惩罚越界男性,让他们“身败名裂”,这仍然是地心说式的想法,好坏所有事都是围绕着男人转……实际M2最重要的一步是让有相似遭遇的人发现彼此,也让没有经历过的人接触一块信息冰山,调整认知。

@莫之许:当下M2运动并不是道德整肃,而是对结构性的男性社会权利的一种集体反抗,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对于压制基本权利的专政体制的反抗,认为其仅仅是道德诉求,从而归属于私人领域,就忽略了其公共性的一面,在诸多案例中,加入对女性压制的既有各式各样的公权力,也有根植于社会方方面面的惯例、习俗、乃至语言文化,所有这些,都不从属于私人领域,其解决之道也不仅仅指向观念、道德、文化的更新,更会指向政治、法律、社会等相应建构的改造。

——《不能假装不是墙上一块砖》|莫之许

@宋石南:如此我们应该已经很明白了,“网络审判“即便存在,也不是单向而是多向的,人人可以指控,人人可以自辩,同样人人也可以作证或反证。只要信息是自由流通的,人们具备起码的理性与是非心,那么绝大多数诬告是可以澄清的。当然你也可以反驳说:信者恒信,疑者恒疑。我也承认,要完全澄清诬告,取得所有人的信任,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但只要你不是无辜地被一边倒地谴责,纵然还有少数人怀疑你,谴责你,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实际上,试图将舆论集中一点,才是真正可怕的,也注定是不可能达成的。而我们要追寻权利平等(此种平等实质上也意味着自由),付出一些并不那么起眼的代价,是必须也必要的。

——《我没有性骚扰,被网络指控就死路一条吗》|宋石南

@林三土:对『命中率』与『误伤率』的另一类追问是:用『命中率/误伤率』的高低来进行评价,这种『效用主义』式的计算方法本身,难道是恰当的吗?就算只是『误伤』了一个无辜者,也是对这个人的声誉与人生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啊!难道我们不应该『宁可放走一千,不可冤枉一个』吗?

这就又回到了前面提到的『双向性』问题上。社会舆论相信与不相信一个指控,受到影响的并不仅仅是被指控者(嫌疑作案者),同样还有指控者(嫌疑受害者);尤其在性侵问题上,一个指控被周边人拒绝相信,对受害者打击的毁灭性,绝对不逊于错误指控对受枉者的打击。仅仅强调『误伤』对被指控性侵者的打击,而拒绝同样严肃地看待『纵容作恶』对实际性侵受害者的打击,等于是将被指控者的权益天然地摆在指控者的权益前面;这本身恐怕就反映了男权社会的某种偏见。

——《M2运动会制造冤假错案吗?》|林三土

https://matters.news/forum/?post=787abbb0-12f9-48f6-b63e-1e2bc4665707

@赵丹喵:公权力审判需要“无罪推定”的文化基础,但是以流行文化为基础的社会运动,“无罪推定”的精神并不适用。

相反,流行文化的运动精神应该是“疑罪从有”,“闹大再说”的。流行文化之所以能推动社会变革,是因为它能迅速吸引社会上很大一部分群众的关注,进而促进规范体系(e.g., 法律)的制定。

如果要求每一个指出问题的人,先提供充分的依据,再让被指控的人充分反驳后,来决定“这个事情配不配当流行文化来讨论”,那可想而知,不可能有任何流行文化的产生了。程序法中之所以需要“无罪推定”的文化,是因为社会大众对政府应先持有一种“不信任”的态度,必须要求其保障站在它对面的人的程序权利。

——《回刘瑜:中国的“咪兔”很宝贵,请不要轻易毁掉它》|赵丹喵

https://mp.weixin.qq.com/s/z5ZTFLLVa1yS2k8-KcCV9A

 

 M2强化了性侵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M2让「性」变得可以言说

@周韵:有人说M2是对女性的矮化。觉得女人开不起玩笑,或者对浪漫的破坏,好像问一下能不能吻你啊,是特煞风景的一件事,我觉得不是。M2恰恰强调的是主体性。这么多人站出来,其实是把重新定义什么是我能接受的性、亲密关系、感情关系、相处模式的定义权和主动权,交给了每个人自己。这个本身是一个非常强的赋权行为,而不是一个矮化行为。

——《每个人穿的不是超人斗篷,而是普通毛衣|如何面对性暴力》

https://mp.weixin.qq.com/s/FPBCi1Umf0_h4y96wi88Xg

@吕频:如果聚焦于性骚扰有关的文化与态度及其如何作用于受害者,可以识别出三种系列运作:羞耻、归咎与孤立。女性因性骚扰而在这几个方面的遭遇是在性与性别方面被规训与压制的反应,而性骚扰又恶化和凸显了他们的弱势。

——《利用羞耻感责怪性侵受害者,为何总是能成功》|吕频

@Lion: 在人间《她》文发布引爆关注热点之后,几乎所有的媒体报道都敏感准确地使用了【性骚扰】来定义张鹏的行为。这或许可以说明:席卷中国高校的M2运动并未增深社会对【性】的恐惧,而恰恰让【性】和【性骚扰】成为了可以被言说和讨论的话题。

高校M2运动的可贵之处正在于打破这种对【受害者】的压迫,让受到侵扰的人摆脱被指责带来的【羞耻感】,摆脱污名,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光明正大的谈论与性相关的话语。换言之,正是M2运动所搭建的平台推动创造了一个安全的、信任的、女性主导的讨论性的空间。

——《来稿|漩涡边缘的局内人:我在中大人类学习如何反性骚扰》|Lion 

https://mp.weixin.qq.com/s/Bv9uBjO2iMhjncyapvwAWA

 

 ▼ Metoo中的旁观者,可以怎么做?

    ——聆听,信任,与尊重

@周韵:一个幸存者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他/她不是一个问题,他/她是一个人。我不是要解决一个问题,而是把他/她当成一个人对待去共情。

性骚扰、性侵犯、性暴力,它包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的反应是,又没有被强奸,没有造成实质的伤害,那有什么关系呢?我想说,什么叫实质伤害?难道被强奸才叫实质性伤害吗?性骚扰、性侵犯、性暴力不是排队比惨,不是哪种才算伤害哪种不算。不是说咸猪手就没有那么重要,网上被人言语骚扰就没有那么重要,走在路上被人catcall一下没有那么重要——重要不重要,什么程度的伤害感受,这都是以经历者的感受为准的。外人没有权利去说你这个不重要,他/她那个重要。

归根结底一点,不管幸存者选择做什么,我们都要尊重他/她的选择。……选择权归根结底是对方的,是对方做选择,不是越俎代庖去代替别人做选择。

——《每个人穿的不是超人斗篷,而是普通毛衣|如何面对性暴力》

https://mp.weixin.qq.com/s/FPBCi1Umf0_h4y96wi88Xg

@北大飞:对于防止M2中冤假错案,其实我也有考虑和原则,就是:如果受害人实名揭露(包括前面所说的虽未把本人名字写在纸面但提供的信息已经足够详细到足以确认是谁),时间地点情节清楚,我就先选择相信,认为举证责任迁移到另一方。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我就先存疑,等到更多证据出现后再参与不迟。比如一直有吴法天等人对人大教授张鸣短信骚扰某女性的揭露,证据就是一张截图,上面有个电话号码是张鸣的。因为一直没有当事人出面,也没有任何其他证据,张鸣的电话号码在微博上又很容易找到(他曾公布过手机号),吴法天和张鸣的私人恩怨也是众所周知。我至今并不认可这一爆料,但如果有进一步证据,例如当事人亲自出面讲述,我的看法就可能改变。

我认为这个原则足以在实际操作层面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M2: 我们真的那么担心“冤假错案”?》

https://mp.weixin.qq.com/s/QmRMYXXQSW5H-nrRQR3ZOQ

 

 ▼ M2这场运动,目的是什么?

   ——曝光、去污名化与机制建立

@没有羊先生:隐秘侵害不断曝光。在没有人际纠葛的情况下站队容易,但真到了自己熟人头上,则困难得多。这也是为什么越是封闭的小圈子,这种结构性的回护越容易滋生,也越容易导致像沈阳事件中那样的结构性背叛(institutional betrayal),整个系统都来维护一个人渣的名誉。

所以在我看来,m2所带来的复杂性,根本不是什么「指控的低成本」(你看现在环境依然艰难得很)。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把袍子揭开了,露出了权力阴影下的日常暴力——而我们不得不去审视自己平静生活表面下的暗流,并重新定义自己在这些暴力背后的位置:受害者?加害者?纵容者?三者兼有之?

——https://weibo.com/1395259493/GrCdKxbVs?type=comment#_rnd1533111573481

@艾晓明:作为社会运动的M2叙述,挑战了社会认知的盲区,让受害者发声以置换有关强暴的传统叙述。受害没有错,也不该背负耻辱生存。讲述带来力量,力量来自分清是非,厘清责任。这对受害者来说成为社会动员,籍此摆脱文化羞辱而重生。

但它的特殊性在舆论中也带来分裂。如前所述,性侵者并非黑道土匪绑票的,他们大多数是熟人朋友甚至亲属。职场性骚扰和性侵犯更涉及利用权力控制关系,这个权力的来源可以是知识、职权、资源和影响力等等。结果,公众心目中的偶像被打破了,承载了公众希望的朋友圈受到质疑:你的朋友有性侵或性骚扰行为,你们何以保持沉默?

——《幸存者的屈辱书写——M2的知识生产或从林奕含说起》|艾晓明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67217062603408#_0

@章罗储林:与其说故事够多了,多的强化了行为与压迫,产生无辜的受害者,不如说故事还不够,我们还没有认真听、同理、理解背后的逻辑,它还不足以松绑行为与压迫之间的关系。多元的性不会在受伤的经验中长出来,它只会在正视受伤的经验之后,在言说之中,在说自己讨厌的性、想要的性、理想的性的过程中,慢慢呈现出来。

——《我们在做一场非典型的米兔》|章罗储林

@凯瑟琳・麦金农:M2运动所带来的妇女的声音,正公开和不断地挑战结构性厌女、性别化的种族歧视与阶级不平等等问题。与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当权者不得不正视这些问题。

正是M2——这场以前被忽视的起义,令受害者不再被认为是荡妇跟骗子,这些污名变得不堪一击。

——《那些法律没有做到的事情,M2做到了》|凯瑟琳・麦金农

https://mp.weixin.qq.com/s/PX6A4qUXf_aX6hbabkxItQ

@江离载菁:当然,我们要把性别议题嵌入于一个更广泛的、能建立更多同盟的议题, 而不是强调一类群体的特殊权利,而不顾及一般性的民主秩序和公民身份的建构,最终造成各自喧嚷的身份政治。这是美国左翼的悲剧,我们要尽力避免。这也是女性主义内部有关 性别特属(gender-specific)的政策,还是性别中立(gender-neutral) 的政策的恒长争论。我们要看到,一个个体可以有多重身份,看这些身份怎么交叉?(详见 Kimberle Crenshaw的intersectionality研究)怎么在政治上表述,动员,怎么制定政策?目前还看,有两个议题也许可以引起更大的共鸣:1)政治经济学;2)权力的固化和滥用。

——《性别运动的先锋作用》|@江离载菁:

https://www.douban.com/note/684846525/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