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8012年了, “娘炮”很好,是“纯爷们”病了

作者 / 瑞雪 朴西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导语 近日“娘炮”一词重回公众视线,先有一众营销号以“娘炮”“不男不女”为由对新晋男偶像们群起而攻之,后有某男运动健身服装品牌以不做“死娘炮”、“少年娘则中国凉”为销售卖点招致网友批评。纵观娱乐圈历史,从李宇春到鹿晗,因性别气质僭越而遭到仇恨言论攻击的明星数不胜数,是什么触动了攻击者的神经?一国之运怎么就悬系在了看似无甚联系的男性气质之上?

近日“娘炮”一词重回公众视线,先有一众营销号以“娘炮”“不男不女”为由对新晋男偶像们群起而攻之,后有某男运动健身服装品牌以不做“死娘炮”、“少年娘则中国凉”为销售卖点招致网友批评。

 

搞笑的是,某服装品牌想表达不做“死娘炮”,印在衣服上的英文字“fucking sissy”却是在表达“I am a fucking sissy”(我就是个死娘炮)。这团队的英语水平……不知道暑假作业写完了没?

 

除了娘炮,“伪娘”和“不男不女”等词也成了辱骂的标配。攻击者认为,如今的年轻男偶像妆容浓重(虽然穿着西装),配饰也多像女性专用,颠倒性别,“没有阳刚之气”,将这种审美的盛行解释为“被韩流入侵审美彻底畸形”,甚至痛斥他们是“在丢中国人的脸”。

 

就连在称赞昨天刚结束的日本夏季高中棒球甲子园决赛热血又青春的微博下,也有人痛心“人家那边热血流淌,我们这边的娱乐节目在推崇伪娘……”

殊不知“伪娘”(指喜爱打扮成女性的男性)一词正是由日本而来,日本的伪娘(オネエ,男大姐)艺人们可以上综艺,接代言广告,也没见她们怎么影响日本棒球少年的热血流淌。

一张“娘炮”图给“纯爷们”带来的刺激似乎太大了,某些博主还暴力威胁上了,以自己的流氓为荣:“要是我儿子,一巴掌拍死”“我在暴力的年龄,这种货,小爷见一个打一个。是的,我曾经就是这么流氓!”



无独有偶,因饰演搏击拳手,男明星鹿晗近日遭到专业搏击手们的集体批评。但除了专业上的指正与建议外,不少搏击手都把对鹿晗的演技批评蔓延到了外表上:“不男不女的人请走开!”“搏击不属于娘炮。”“你希望你的儿子欣赏娘炮成为娘炮吗?”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什么是“娘炮”?是精致的妆发和细心的服饰搭配?是原本只(期待)会出现在女性身上的温柔举止?不管是哪一样,都可以肯定,公认的“娘炮”标准都集中在外表上。但男人难道就只表现在外表上?这正是应了女权主义哲学家朱迪斯巴特勒的名言:“性别是一种表演”。但即便是一种表演,表演女性比表演男性要“低人一等”也十分令人深思。

其实,对“娘炮”的攻击由来已久,它属于性别暴力的一部分。2000年,台湾“玫瑰少年”叶永志正是因为其女性化的性别气质招致同侪霸凌,最终在学校厕所死去。此事引起台湾社会极大反思,推动了台湾“性别平等教育法”的出台。“性别平等教育法”定义了“性霸凌”,指透过语言、肢体或其它暴力,对他人的性别特征、性别气质、性倾向、性别认同进行贬抑、攻击或威胁行为且非属性骚扰者。骂人“死GAY”、“娘炮”、“娘娘腔”、“男人婆”,属于对别人性别气质的攻击。

但我们也非常欣慰地看到,骂“娘炮”和“男人婆”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几位营销号的相关微博转发最高仅有3000,更有不少网友驳斥此类仇恨言论,撕下对男性气质的蜜汁迷恋真相。

@谈性说爱LoveMatters:认为男性“娘”就低人一等、甚至认为国家形象就是所谓“男性气质”,偏狭又短视。肌肉练得再大又怎么样呢,会比懂得平等尊重多元的大脑更有力量吗?

@少女大师姊:霸凌者有个特点,自身没有存在感,也没什么独立的爱好和追求,活得很空虚,所以只为别人的眼光而活,霸凌的动机就是为了寻求集体认同和赞赏(也就是原po评论里的那些恶臭“爷们”的认同)。你啥时候见过霸凌者偷偷摸摸单独霸凌别人又忍住不吹嘘的?这种独行侠式的风格绝不是霸凌者想要的,旁观者的叫好声和他们在众人前的表演才是戏肉。这就像走江湖卖艺一样,区别只是他们收获的不是零碎铜钿,而是众人的赞赏罢了。想想也是极可怜可悲的一群。这时候,只要旁观者倒嘘、嫌恶、孤立他们,这帮人就熄火了。他们自以为是英雄,实际上只是戏精罢了。

有句流行语叫“恐同即深柜”,这不一定是真相,却实在是对恐同者的绝妙攻击。因为被当做“娘炮”“同性恋”恰恰是其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情,所以他们需要通过对其它“非男性”的排斥和孤立,一遍遍地确认自己不属于此行列,这是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中所揭露的,男权秩序得以维持的法宝——“男人最恐惧的,就是“被女性化”,即性主体地位的失落。”因此,要维护男性主体的“安全”,维护相互承认对方为男人的人们之间的团结,必须要将没能成为男人的人和女人排除在外加以歧视。

日本社会学学者佐藤裕在《论歧视》中点出:歧视需要三个人。在此次“娘炮”攻击事件内,营销博主通过对新晋男偶像们的“娘炮”攻击,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攻击”新晋男偶像们,因为偶像们本身也不会回应。他们是在寻找读者们的同意,试图和他们一起“女性化”这群新晋男偶像来再次确认对“男性同盟“的集体认同。带有同样对男性气质有“古老”认同读者们可以通过转发,评论,更可能通过购买相关产品,对这种古老的男性气质进行欢呼再次巩固他们自我认同。

然而从评论中的批评可以看到,这种老旧的“娘炮攻击策略”已不再奏效,网友的批评更像一个警钟:“8012年了,我们对男性气质的想象,已经不仅仅是强壮肌肉暴力alpha-male了。”能够应对日渐焦躁的男性气质崩溃焦虑的最好办法,不是对偶像们喊打喊杀,不是花大钱加入PUA骗局甚至走上违法道路。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中提出一种可能性,对于男人,与自我和解,战胜“变得不是男人”的恐惧的道路,也应该是有的。和女人一样,那应该是与“自我厌恶”的斗争。不过,这条道路只能由男性自己出走。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