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处理了,然后呢?

 

作者 / 猴三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中大张鹏性骚扰事件发酵至今是第四天。7月8日,黄雪琴网易“人间theLivings”公众号发布《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以下简称《她》一文),揭露中大人类学系教授张鹏长期性骚扰多位女学生及女教师。

回看中大7月9日通过南都传达的回应和7月10日的情况通告,不难看出对性骚扰的含糊、对受性骚扰困扰的学生的冷漠一直贯彻在学校处理五名学生五月的联名举报中。学生被单方面调查结束了,想要了解更多又被学校失联了[1]。以及7月10日晚上,中大官网对“张鹏性骚扰事件发布的情况通告里,通篇都没有提到“性骚扰”。

 ▼ 第一步,党纪处分之警告

关于4月情况的通报,校方称女生实名举报张鹏“有违反师德师风的不当行为,学校最终的判定是“违反党员生活纪律的不当行为”“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给予张鹏党内警告处分

这是什么规定呢?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一百二十九条,“有其他严重违反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行为的,应当视具体情节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处分。”

警告又是什么等级的处分呢?对党员的纪律处分有7种类,警告是最轻的。而警告的后果是,“党员受到警告处分一年内、受到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半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

而这次的处分是“向举报女生反馈调查和处分结果”。这里的处分,和中大自己在7月9日的不相符合。这里没有提到“政纪”处分。

 ▼ 第二步,政纪处分之警告

关于5月情况的通报,校方连女学生举报张鹏何种行为都没有写。校方判定张鹏“违反教师职业道德的事实”,学校“依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规定》第二十条第七款《中山大学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九款规定,决定给予张鹏警告处分(政纪)”。

《中山大学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我没有查到,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规定》第二十条第七款是指“其他严重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警告处分是《规定》四种处分等级里最轻的(警告;记过;降低岗位等级或者撤职;开除)。警告处分的后果则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受到警告处分的,在受处分期间,不得聘用到高于现聘岗位等级的岗位;在作出处分决定的当年,年度考核不能确定为优秀等次。”

 ▼ 最终处罚

校方对张鹏的两次处分都是最轻的,但结尾是给了个严厉的处罚。这次的处罚是,校长办公会议责成学校有关职能部门启动相关程序,“对张鹏作出停课处理,停止其任教资格,取消其硕士生、博士生指导教师资格,终止与其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工作合同,并报请主管部门,取消其‘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

我对这个最后结果有一半的满意一半的迷惑,因为前面4,5月的通报结果是最轻的警告处分,也就是意味着,党纪政纪部分,都判定张鹏性骚扰的行为只是“有那么一点过了”。但后来似乎是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最后附加比较严厉的惩罚,显得没有诚意,一如校方之前的冷漠。同样没有诚意又冷漠的,是最后那句官方模板话,“中山大学始终坚持师德为上…绝不姑息容忍,坚定地维护学生合法权益…欢迎对学校师德师风建设进行监督”。

首先, 5月的通报没有说明究竟妥善告知了举报的学生没有?显然没有,校方的通报写7月2日已经定下处罚方案,而学生被学校失联又等得很焦虑,所以才在7月8日发了《她》一文,掀起了舆论高潮。第二,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如何让学生/大众监督?第三,之后还有相同的事情发生,学生如何举报?如果暂时还没有长效机制出来,那是不是正在着手筹备了?后备的过渡的简单的处理流程有没有出来?

但这里有更凶险的伏笔,因为我本身也不是搞学校人事的,也希望有高人可以指点解答:

1)最终的处罚中,校方只用了“停课,停止,取消,是不是有复课的可能?用停止教师资格及指导教师资格,是不是停止有期限?为什么不是取消其教师资格?为什么不开除张鹏呢?

2)究竟这个处罚单位和流程是怎样的?为什么针对4月的举报,是党纪而政纪没有出面处罚?难道党纪政纪不可以共同处分?针对5月的举报,也是一样的问题,只有政纪没有党纪?党纪和政纪不双重处分,是因为“性骚扰”不属于严重的违纪行为,所以轮流给个“警告”就可以了吗?

3)最后,校长办公会议难道是最高的行政机构?因为党纪政纪两处给出“警告”的最轻处分后,最后是校长办公会议峰回路转地拍板说,“停止张鹏的教学安排、教师资格和研究生导师资格”。这个校长办公会议判断的根据又是什么?

无论如何,张鹏没有被开除,也就是说,他还能留在校园。事实上,之前舆情最热烈,连教育部也出面的,被称为受到最严厉处罚的北航性骚扰事件中的陈小武,也并没有开除,处罚是学校“撤销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教育部撤销陈小武“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奖金”。国外被核实了性骚扰事实的教师,最低限度的处罚是开除。为什么国内教师违法违纪成本如此地低呢?

 ▼ 处理了,然后呢?

国内的大部分高校都缺乏对性骚扰的常识性认识,就更不用期待他们能怎样完善性骚扰举报,调查,惩治,对被性骚扰的学生的救济这四方面了。中大这次的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让我们看到高校对性骚扰的常识性理解是如何地贫乏。

根据中大的通报情况,他们对性骚扰的理解是,违反党内生活纪律,违反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而且是轻微的不当行为,因为它只是“警告的程度。但如此轻微的性骚扰又是讳莫如深,“敏感”到在中大所有的回应中,都自动被“违反师德师风”替代了,“敏感”到学生提交反性骚扰的提案,校方不让学生参加此提案的答辩,因为“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进行相关讨论”[2]

校方这种精神分裂式的态度背后是“阳具中心主义”,学术的说法是“菲勒斯逻各斯中心主义”。国内校园内的性骚扰,大多数是典型的男老师对女同学,这不是关于“德”的问题,是关于“权”的问题:老师与学生权力的不对等,男女两性权力结构的不对等[3]。这种场景下的性骚扰的实质是老师滥用权力,男性欲望凌驾于女性意愿。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中大最后都严厉处罚了张鹏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吹毛求疵啊?因为我上面说的中大的各种问题,因为我认为在当下国内的校园性骚扰里,最重要的是来自学校及教育部的保障。人渣教师处处有,但能守住学生的权益以及给学生第一时间救济的,是学校及教育部,是学校及教育部的责任和意义。

李奕奕的事件中,最可恶的其实是学校以及当地教育局的不以为意,冷漠处理,李奕奕最大的不解和心结也来源于此。教育部早在北航教授性骚扰案件中表达了“零容忍”的态度,但始终没有承担起将性骚扰之严重及本质常识化的责任。教育部承诺性骚扰长效防治机制迟迟没有出台。

性骚扰理论,中国本土化质性和量化研究,事件,舆情,民意,一应俱全了。甚至,更为宏大的中国经济和人口发展问题,都可以成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女性上学都不安全,谁还愿意生第二个小孩啊?所有的因素都指向性骚扰长效防治机制设立的紧迫性和合法性,它也没有像立法那么多关卡,那难度究竟在哪里呢?

是 “阳具中心主义”之强大?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中国人情文化?中国高校的行政化官僚化?市场,资本,官僚相结合的学校新自由主义化?但保护学生权益是教育领域的常识啊,保障女性权益是中国基本国策也是基本常识啊。所以,这一切的冷漠,傲慢,停滞不前是为什么呢?

我希望用另一种图景来结尾:在学校冷漠又傲慢的态度中,中大的学生没有退缩,没有放弃,一直理性地追求公正;媒体在不断的网络删帖下,第一时间采访了学校,并持续跟进这个事情;微博关于中大的话题持续被删,但网友一直坚持不懈地转发,持续重新开“超话”话题。也许这就是希望之所在吧。


[1] 7月10日早上《中国新闻周刊》发布的《对话中大教授性骚扰受害女生:他说抱女生是“称猴”》,以及中大反性骚扰小组在7月10日中午发布的对张鹏事件的七问七答。

[2] 中大性骚扰小组的七问七答,具体可参看@新媒体女性 7月10日晚的推送。

[3] 性骚扰的定义及理解还有其他范式,例如尊严范式,性自主范式等。而性骚扰也可能是女对男,女对女,男对男。但这里讨论的是国内典型的性骚扰场景男教授对女学生,也是曝光最多,引起舆情震荡的例子。但不排除还有其他情况,而且同样重要。也希望有学者关注其他性骚扰情况,例如对女对男的骚扰,性别气质的骚扰等。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