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扶贫“送”老婆:旧新闻引发新愤怒 妇女贫困鲜有关注

编辑 / 瑞雪

首发 / 新媒体女性

7月5日,微博博主@李千重 晒出一张男子展示PPT的照片,照片中PPT页面的主要内容为某专家点评:“扶贫‘送’老婆,对光棍汉来讲也能算得上是精准扶贫了。”

此微博引起广大网友的愤怒,截止至2018年7月6日下午5点为止,此微博已被转发3万次。多数网友认为,这个扶贫思路有待商榷,特别是用一个“送”字,体现了专家对女性物化的陈旧性别观,也反映了该名专家“扶贫只扶男性,女性不是人”的狭隘思维。

这位专家是谁?搜索后发现,PPT上的内容出自南海网于2017年4月18日登载的评论文章《扶贫“送”老婆,也是拔穷根》,作者是胡海军。


文章评论的新闻是2017年4月11日发表在桂林日报上的《扶贫干部给他送来了老婆》,讲述的是广西平熬村的贫困单身汉周应雄,通过其帮扶联系人王文燕的介绍撮合,与大河乡大村的女青年黄冬梅相亲并恋爱结婚的故事。


新闻出来后,新媒体女性曾经发微博吐槽过这篇报道。新闻本身是两个人自由恋爱结婚没有问题,但一个“送”字将妇女作为扶贫物资一般看待,桂林日报的报道和南海网胡海军的评论所采用的这种男性本位角度让人愤怒和不齿。妇女的作用难道就永远只能是帮丈夫脱贫的工具,她的思考、她的选择、她的能动性就不值得书写吗?

而妇女在扶贫议题上的困境和努力被媒体报道提及之少也让人十分遗憾。很少有人能关注到,近一半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女性:根据全国妇联20年公布的数据,我国现有2485万农村贫困妇女,占建档立卡贫困总人口的46.5%。农村贫困男性的结婚之难,并非靠臆想中的 “送”就能解决,我们更应该问,为什么农村没有女性、留不住女性?我们可以怎样通过扶贫让农村拥有性别友好的环境?

近日被重新翻出的胡海军评论及桂林日报报道中呈现出来的薄弱性别意识,正是阻碍农村妇女摆脱贫困的重要原因之一。贵州省社会科学院赖力于2017年6月发表在《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的论文《精准扶贫与妇女反贫困:政策实践及其困境》中分析,尽管政府已经意识到妇女贫困问题的特殊性,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妇女反贫困工作,但对贫困妇女和男性之间存在的差异较少关注,仍然造成了扶贫政策设计和实施的盲点,且妇女作为脱贫主体和决策者参与的机会和环境需进一步改善。

例如,举办的各种脱贫技能培训,大多采用传统的教学方法,以灌输和理论教学为主,这对受教育程度低的妇女来说,其接受程度大打折扣。一些专门针对妇女的扶贫项目多集中在妇女传统的劳动角色上,如绣娘培训、种植、养殖项目等,没有对妇女的能力进行开发和拓展,而是巩固了妇女的传统角色。村寨社区决策层仍然以男性为主,在大多数的贫困村寨中,妇女很难发表意见和表达需求,即使有意见和需求也难以被聆听、尊重和采纳。

新媒体女性曾经报道过的河南周山村妇女手工艺品开发协会项目(详见今日下方链接),正是一步步通过鼓励妇女成立协会赚钱增强妇女自信心与技能妇女参与村里公共事务的设置,最终扭转了周山村男尊女卑的村规民约,从而有效改善农村出生性别比失衡。这一“周山模式”成为推动农村性别平等进程的重要探索。农村妇女不是谁的脱贫帮扶工具,也不是没有能力运用好脱贫资源的配角,她们缺乏的是有针对性的资源和参与竞争和决策的机会。


参考链接:

[1]《扶贫“送”老婆,也是拔穷根》:http://m.hinews.cn/news/show.php?url=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17/04/18/031067153.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2]《扶贫干部给他送来了老婆》:http://epaper.guilinlife.com/glrb/html/2017-04/11/content_1659748.htm?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3]《绣出历史 ——一群河南农家女的社会实验》: https://m.weibo.cn/status/3766646206253215?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