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女声消失51天,我们和编辑聊了聊

首发:新媒体女性

编辑:朴西 小灰 瑞雪

导语:4月27日,女权之声提诉腾讯微信平台一事在超过规定的7天工作日审查期后,未能得到深圳市南山区法院的回复。女声代理律师黄沙已向法院监察室投诉立案庭工作人员。至4月28日,距离女权之声微博及微信公众号被封已过去51天,但女声编辑M坦言,她仍然无法相信账号已经消失。“我们的抗争就在制度缝隙间发生。”

【沉默唱将】,一名匿名艺术家的系列摄影作品之一,为女声删号而作。

3月9日凌晨,妇女节的第二天,发现女权之声新浪微博被非正常封号时,女声编辑M正处于两段睡眠的间隙,看到网友发来的封号消息,她一下子从床上惊坐起来。

无法置信的M开始反复尝试登录、发布微博、用别的微博号艾特@女权之声 等操作。都失败之后,她开始怀疑,开通了近8年、拥有超过18万粉丝的新浪微博号@女权之声确实被封号了。

彼时的M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发布一篇文章,记录下微博号@女权之声 的最后24小时。“账号被封,有人会说,你是不是发什么敏感的东西了?我想让大家看一看,我们其实都发了些什么内容。”

带着气愤和震惊,M去了办公室。在紧急会议后,M决定,先如常更新微信公众号。

然而就在M准备登录微信公众号后台工作时,另一个打击出现了:女权之声的微信公众号也遭遇了封号。这再一次的意外让M承受不了,并开始和刚得知微博号疑似被封时一样,一遍遍地尝试登录微信公众号后台。

“像是丢手机,你无法相信,因为ta平时就在你的生活里,你会一遍遍地确认,ta是不是丢了。如果有个手机袋的话,你就会一遍遍去找那个手机袋,看到配套的手机盒,你会觉得,天哪,这些东西都在,但是这个本体不见了。”

M告诉新媒体女性,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接连被封号后,她有一个星期都处在难以置信的状态里,拒绝相信事情已经变成最坏的样子,同时感觉很委屈,因为女声没有做任何违法的坏事。她把这份委屈化为行动,开始给新浪客服打电话,要求新浪告知处理的具体依据。客服处无法给出任何有用信息后,M向新浪微博提起申诉,要求归还账号。

但新浪客服的打太极式回复和对申诉的拖延处理让M十分愤怒。新浪客服一直以“无法看到后台数据信息”回复女声的投诉,而在M提交申诉要求归还账号后,新浪在规定的48小时内并无邮件回复,编辑只得再次打客服电话询问。最终,M得到的封号理由是:“发布敏感违规信息”。

具体是什么敏感违规信息,新浪微博方面再不肯透露。

微信公众号的情况则更加糟糕。后台显示,女权之声被封的理由是“被责令永久屏蔽,如有任何的意见请向当地信息互联网主管部门询问”。这与其它公号被删帖或封号的理由如“被多人举报”“违反平台管理规定”等不同。其它理由会有申诉入口,但在“被相关部门责令”封号时,M发现,她没有申诉要求归还账号的入口。


“其实我当时是哭了一下的,百感交集吧,很委屈,然后又很难以置信。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哼,我还会再回来的!”


▼制度缝隙间的抗争


如M所言,被封号后,她没有停下抗争。微博微信被封号了,女权之声还开通有凤凰号、豆瓣、新浪博客、搜狐、百度百家等等账号,保存了女声一直以来的文章。微博和微信平台无法顺利申诉,女声就起诉两家公司。截止至4月27日,女权之声已就新浪微博、腾讯微信封号一事两次提起诉讼。4月4日的第一次提诉以邮寄方式书面进行,女权之声就新浪微博、腾讯微信封号一事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但在等待7个工作日后毫无消息。4月16日,女权之声的代理律师、广东律成定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沙前往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提交第二次诉讼,就女权之声微信公众号被封起诉腾讯公司事宜,要求腾讯恢复公众号和赔礼道歉。但到了4月27日,虽然已经超过规定的7个工作日,法院方面依然没有回复。黄沙已于27日向监察室投诉,称深圳市南山区立案庭拒收代理人任何诉讼材料,要求南山法院立案并追责立案庭人员责任。

黄沙透露,本次起诉最主要的依据是《合同法》,“因为女权之声是跟腾讯有服务协议合同的。在没有违反协议的情况下,你不能随便删号,腾讯需要继续履行合同,把女权之声的账号恢复。并且,如果女权之声有损失的话,需要赔偿她们的损失。”

女权之声的读者们也自发展开了一系列的声援、鼓励、追问平台的活动。有女声读者在新浪微博发起#我是女权之声本人#的主题活动,意在表达“关了女权之声,关不了女权之声”;有读者拍摄悼念女声的照片;还有读者给新浪微博写亲笔信,要求归还女声账号,新浪微博负责人@来去之间 在微博表示信已收到。

3月28日,有女声读者向包括工信部、公安部在内的相关部门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希望找出封号通知上所说的“互联网信息内容主管部门”及具体的负责人。


4月18日、4月19日,工信部和深圳市公安局分别做出回复,均表示未向两家平台下达过屏蔽女权之声账号指令。


“那段时间,我的精神世界不停在被冲击,像是电视剧里边,那种充满讽刺的、雌性激素爆棚的一些时段的描述一样。会很容易哭,很容易感动,觉得ta们(读者们)真的太棒了。(我的情绪)极其波动,时而很害怕,觉得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好了,时而又觉得大家都棒棒的,太感人了。”

▼停止反省“为何被封”


祸不单行,3月16日,女权之声被封号一周后,由北京趣智阿尔法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发布一篇名为《收外国男人的钱,骗中国女生的炮?中国竟有这样一帮“女权组织”》的文章,将3月15日的一篇知乎热帖《我好像捅了一个巨大的马蜂窝:是伪女权组织,还是卖淫产业链?》中提到的,疑似组织化为外籍人士提供买春服务的个人与女权组织相联系,称妇女权益倡导自媒体“女权之声”和以郑楚然为代表的女权主义者是拿钱为西方办事的反动组织、个人。

3月22日,@Mary不是玛丽plus 微博发文《一个“女权大V兼卖淫产业链组织者”的自白》,反驳了指控,认为爆料帖存在严重失实及恶意炒作:“实际上,我从未说过以及强调过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我甚至否认支持女权。文章作者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是女权或者伪女权。”

即使抹黑文章毫无逻辑,亦有当事人站出来正面反驳,“酷玩实验室”的编辑“蛋蛋姐”依然强行将“女权之声”被封号的原因与境外资金挂钩。在文中,“蛋蛋姐”提到的女权之声资金来源是福特基金会,但ta没有提到的是,福特基金会是1988年就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慈善组织,他们不止资助过女权之声,也资助了很多中国政府项目及民政部门、中科院等研究机构、包括“蛋蛋姐”ID背后的编辑母校中国人民大学和老师潘绥铭等。

面对重重打击,女权之声没有花时间去“反省”自己为什么被删号。M坦言应警惕这种“反省”:“有人来问我,你觉得你们为什么被封号?我怎么知道?我们发布的是反对性别歧视,倡导性别平等的内容,但仍被炸号。问‘为什么会被炸号?’是一个很谴责受害者的表达,就像问家暴受害者她为什么被打一样。”M认为,自媒体账号跟它所在的平台明显处于权力不对等的关系之内,平台有绝对的权力。“我们只是想要在这个相对狭窄的空间之内,努力地说出我们想说的话,发出女权主义者的声音。”


▼小贴士:你还可以在这里关注女权之声

知乎账号@FeministVoices

https://www.zhihu.com/people/nvsheng/activities

豆瓣账号@女权之声

https://www.douban.com/people/Women-Voice/

新浪博客@女权之声

http://blog.sina.com.cn/u/1740974192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