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关于程序媛,你所要知道的一切

作者/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 /


2017-09-14

作者/小丽娜

编辑/小灰

首发/新媒体女性

编按 :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是女性,当时,女性被视为严谨仔细是天生的程序员;然而到了现代,编程领域几乎成为了男性的世界,女性则被认为不适合编程。但目前,这一现状正在发生改变,国内外都出现了许多支持女性编程的赋权项目,以帮助她们在科技领域得到平等的话语权。

前段时间,谷歌员工的反多样化宣言——“女性在编程上天生和男性没法比”,重新激起了对女性和高科技议题的讨论;不过相比于早期编程界的女性开拓者们,这样的话题显然已经沉寂了太久。

翻开科技界的历史,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员Ada是女性,第一个bug捕手GraceHopper是女性,还有二战中在破解纳粹德国密码而立下汗马功劳的Colossus计算机的女性操作员们,ENIAC计算机的女性程序员们……女性在其中的地位和能力从来不亚于男性,甚至改变了早期的编程和计算机发展进程,而之后,她们却默默无闻地消失于历史中。

取而代之的是,编程逐渐变成一个男性主导的极客世界,我们越来越少地听到女性在科技圈中的发声,而开始流传着女性天生不适合编程的负面评价:代码水平不高、抗压能力差、很难独当一面等。

本文着眼于以数据分析探讨编程行业的性别困境,同时访谈了正在推动科技圈性别平权的女性赋权项目的推动者——橙旭园斌叔,为女性提供编程学习而积极创造改变。

程序员界的性别困境

1 女性编程稀少,行业性别鸿沟

在现今的科技领域,编程行业的性别失衡是毋庸置疑的。

Stack Overflow 开发者调查」是由全球著名IT技术网站Stack Overflow发起的开发者用户的问卷调查,其中最近三年的数据显示,参与调查的女性程序员一直处于低比例,占比最高的仅达7.6%

如果说stack overflow显示的是世界范围内的性别失衡,100offer的数据则印证了国内程序媛的绝对稀缺。在2015-2016这一年,招聘网站100offer申请拍过的技术候选人中男女比例是491,即每50个申请拍卖的技术候选人里,只有一个女程序员。

同时纵观硅谷各大科技公司发布的员工多样性报告,可以发现女性员工的占比大多在三分之一及以下,而这一性别比例的失衡在技术岗位尤为凸显。根据100 offer从三家国内企业获得的反馈来看,中国科技行业面临的性别不平衡似乎更严重。每家企业技术团队里的女程序员人数均不超过3人,男女比例接近101

长久以来的性别失衡造就了科技行业的性别鸿沟。

2 程序媛面临不平等的职场待遇

少数派并不意味着女性程序员的编程能力明显弱于男性程序员。

在编程界,编程能力最直接的例证就是在使用编程语言上,女性和男性的选择上总体上较为相似。比如,男性和女性中都有很多人使用JavaScript。另有数据显示,男性相对于女性选择了更多门编程语言——男性的中位数是4,女性是3,而男性从事编程的工作年龄长度远高于女性。

与此同时,程序媛们所面临的却是性别不平等的职场待遇,最主要反映在薪酬上,还有晋升渠道和职场环境。

2016stack overflow的性别专题中发现,在年轻的开发者中没有明显的性别收入差距,但在30岁之后,男性的薪酬收入显著高于女性。更明显的是来源100offer的国内薪资数据,无论是女程序员最集中的前端,还是近期的热门职位Java,企业给女程序员开出的平均年薪,均低于男程序员5万至6万。

这些薪酬差距可能受女性传统的家庭分工与社会期待限制,30岁后婚育女性大幅增加,社会期待其回归家庭,或默认其无法像男性一样完全投入工作,因此薪酬收入远低于同龄男性,晋升天花板也受此影响。

而在反多样化宣言争议发生后,一名谷歌员工曾做出回应:“我的团队中有50%女性接受过公司的严格审查。我不得不站出来为她们争取公平待遇。”其中可窥职场环境也是性别不平等的表现之一,程序媛在职场因性别受到了更多更严格的能力审查。

编程界性别困境是怎么开始的?

翻开早期编程界的历史,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是女性——Ada Lovelace,天赋是数学,她首先为计算拟定了“算法”,然后写作了一份“程序设计流程图”,这是对电脑和软件的最早描述。而在二战期间,给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编程的也是女性,这台大名鼎鼎的计算机叫 ENIAC,为它编程的六位女性的名字却默默无闻。

在当时,编程还在被认为是一种“女人的工作”,之后持续的二十多年里,女性编程都十分普遍和平常;但到了80年代后,转折开始了。美国数据显示,女性程序员的数量从巅峰的 37% 开始一路下滑,一直至今。

这个拐点发生在80年代的“个人电脑”上,计算机开始以玩具的身份进入家庭,且被商业广告一遍遍重复定义为是男孩的玩具,女孩的玩具则是娃娃。这样的性别印象则深深影响了一整代人,卡内基·梅隆大学曾针对“计算机专业一半女学生辍学”的现象做过调查,采访当中,这些坐在计算机科学课堂中的女性大多有相同的感受——渐渐相信男性在计算机上比她们更优秀,并常常感到强烈的挫败感。其实原因只是男孩们从小就接触计算机,而女孩因为被赋予的性别角色期待,没有条件接触电脑。

当编程界的男性程序员越来越多,且主导了话语权后,“程序员”代表的男性角色也逐渐定型,这样的性别设定因此不断地延续下去。学习机会、偏见、榜样和期待,这些潜移默化地成为一种社会文化,阻挡着女性进入编程领域。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女性程序员的稀缺,其实并非源于两性之间的先天差异;而是受限于性别不平等、分工固化、女性受教育资源匮乏的过去,女性接触编程的机会远低于男性。这经年累月地塑造了人们对于“女性不适合编程”的偏见,并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另外,不管是早期的“编程是女人的工作”,又或者在之后演变成为,“女性编程天生不如男性”,其背后都是同一套性别角色的框架,区别在于编程行业的大门是否面对女性打开。

同时,事实上编程界从来不乏厉害的女性,区别也只在于她们是否被看见了。

“程序媛计划”推动科技性别平权

710日,由陈斌发起的“程序媛”计划正式上线,截止到731日,参与学员已达4万多人,“程序媛”计划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公益教女性学编程的活动。其中尤为特别的是,“程序媛”大力支持7-14岁的小女孩学习编程,他也被昵称为“斌叔”。

@新媒体女性 与陈斌对话中,我们曾问到:为何该项目在一开始就强调只教女性编程?陈斌坦然回答道:“实际上我们为什么强调女生,是因为它本质上是一个平权活动,而不是一个社会公益活动。我们目的还是非常明确的,这个是绝对不允许男性过来参与,因为如果有男性的话,这个活动的意义就变了,就相当于是普及编程教育。”陈斌希望能通过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赋权给女性,慢慢扭转刻板的社会性别观念。“女性不适合学编程,我觉得是自从女性不适合当官,不适合做数学,然后不适合读书开始的,是长久以来对女性的一个歧视。”

而作为一个编程20年的IT人士,陈斌认为不是IT行业歧视女性,而且女性不敢进入IT行业。希望学习编程的女性一定要改变思想,要认为自己是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的,而且可以做得很好。

“程序媛计划”官网:girl.cxy61.com

除了国内的“程序媛”项目,国外亦有许多支持女性编程的社区,其中也包括前不久备受争议的谷歌。2014年,谷歌设置了"Made With Code"项目,用于培养和教育女生编程。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创变行动之下,有积极的数据显示,正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编程领域,这将填补这个行业在性别上的鸿沟。在stack overflow近三年的报告中,编写代码少于2年的女性人数几乎是男性的2倍,这意味着有更多的女性加入这个行业。

而在硅谷各大科技公司每年公布的员工多样性报告中,亦可以发现这样一种趋势,科技公司正趋向招录更多的女性员工,尤其是在技术岗位。随着女性价值逐渐被认可,科技公司因此重视和鼓励女性更多地投身编程行业。不过女性员工占比虽然逐年上升,却依旧增长缓慢。

程序媛,也该是同属于女性的世界。

如今,编程语言越来越成为一种重要的语言,科技是一种新生的权力,女性不应因为刻板印象被排除在编程语言与科技世界之外,而应该在她们能发挥能力的任何领域,有平等的话语权,并用编程创造改变。

程序媛,也该是同属于女性的世界。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