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百色之后,我们如何保护贫困女童?

作者/瑞雪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6/10/14

调查发现,家庭暴力案件、虐待子女案件、性侵女童案件的发生率高低与该区域的性别平等状况有直接联系。性别歧视文化越流行的地方,这类案件的发生率越高。在性别歧视严重的地区,妇女女童遭受暴力,特别是性暴力后,能够站出来维护权益的非常少,受害人宁愿保持沉默。

1013日,广西隆林“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利用助学金多年长期性侵多名女童案(下称“王杰案”)在广西省百色市隆林县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法院判处王杰强奸罪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诈骗罪有期徒刑1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决定执行刑期16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另一名由王杰牵线性侵女童的王春任作为同案被告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之后,新媒体女性记者联系了受害人的代理律师之一、广西奎路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晖。对于判决结果,吴晖表示,针对王杰的犯罪情节,庭审时她的意见是无期以上徒刑。当询问到受害人情况时,吴晖说,“感觉得出来,这件事她们没有人愿意再提起。”

她们只是想要上学

20158月,广西隆林县“百色助学网”创始人王杰披着公益外衣,性侵多名中小学生的事件被曝光。王杰的罪恶行径被曝光后,百色市官方于814日公开表示,王杰以个人名义开设的“百色助学网”涉嫌违法。824日,王杰以涉嫌强奸罪被警方逮捕。

新媒体女性记者在当地接触到了三位当事人小云、小常和小岩(均为化名)。虽然案发时间已经是几年前,三人说起当时的经历依然神情痛苦,几次长时间停顿。

她们的家庭背景都十分类似:多子女贫困家庭,父母或外出打工收入微薄,或是无业游民,甚至已经亡故。譬如,小云和家人住在山上,每天光是上学就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她的母亲早已亡故,父亲在外打工,几个孩子“快要上不起学了”。而小常所在的寨子里,根本没有几个孩子能够读到高中。

尽管根据《隆林各族自治县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简介》,隆林县中小学生每生每年可获资助600元。但每年600的生活费补助对这些成长在赤贫家庭的孩子们来说根本不够。在这样的情况下,王杰承诺的几百块助学金对她们而言是迫切需要的帮助。

从三人述说的经历可以看到,王杰有一套惯用的犯罪手法:先是通过学校老师找到报名申请的女童,再以“补充手续”“领取助学金”的名义骗女童坐车到县城去,以“太晚了回不去”为理由开房并实施性侵。

“当年是学校的老师通知我们有一个助学金,如果是多子女贫困家庭有需要的就可以填表格上交。”小常回忆道。后来某一天,她被王杰以及王春任以“补填资料”的理由带到隆林县城,晚上不方便回去了就去开了房,随后就被王春任性侵。小常拼命反抗,但她的力量实在太弱小,她大声呼叫,也被王春任用手捂住,险些窒息。小常说,后来王杰曾经送了400块助学金到她家。仅此一次。“本来应该是500块助学金,但他让我拿着500块跟他合照后,抽走了100块,说是他的手续费。”

后来,王杰还想约小常出去,但小常以“课业繁重”为理由拒绝了。“他说他那里还有我的2000块助学金,让我过去拿,我说不要了,他说那他给别人了,我说你给别人吧。”

和小常一样,当年小云也是通过老师知道了百色助学网,学习优秀的她渴望继续上学,于是便按照老师提供的信息提交了助学金申请表。后来,五年级的小云拿到了300块的助学金,老师叫她们逢年过节要发短信给王杰感谢他的帮助,她也因此认识了王杰。随后某天,王杰以“补填资料”为由将小云带到县城并实施了性侵。小云说,当时她大声呼救,但是没有人回应她。她还因为反抗被王杰打了两巴掌。小云当时就注意到,王杰开房还带着他的电脑。后来证实,王杰有用电脑拍下性侵视频的习惯,而这些视频最终成了他的犯罪证据。

小云说,后来王杰还性侵了她好几次,并拿出了偷拍的性侵视频给小云看,威胁小云如果不从他就要把视频拿给老师看。小云说自己还因此怀孕了,偷偷堕胎后辍学,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她就这样过早地开始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以前好蠢好幼稚。现在想想,有什么可怕的呢?”小云说,自己在第二次遭到王杰性侵后就说过要报警,但是王杰笑笑跟她说:“隆林就是我的天下,你能把我怎么样?”

和小云、小常有点不同,小岩遭到王杰性侵时已经超过了14岁。当时她通过同学申请了百色助学网的助学金,并在某一天被王杰以“补填材料”的名义约见。当晚,本打算去亲戚家过夜的她,被王杰以时间太晚不便打扰为由留宿宾馆并性侵。事后小岩心情郁闷,一直躲在浴室拼命冲洗身体。出来时,她发现王杰正在摆弄电脑。小岩说,第二天王杰给她买了避孕药。她还因此患上了妇科病,被药物的副作用折磨得痛苦不已,原本成绩不错的她最终因这件事的一系列影响只考上了大专。

二次伤害:“我叔叔让我滚出去”

“终于要结束了。”宣判前夕,小云这样感慨。从20158月中媒体曝出这起震惊全国的以公益之名实施性侵的案件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年多。

曾有媒体报道称王杰电脑里有四十多段视频,为何最终只能认定3位受害人?吴晖坦言,除了是证据认定的问题,也听说有些受害人不愿意出来指证。为什么不愿意?3位受害人在案发之后的处境,也许能说明问题所在。

对小云来说,王杰被捕让她的生活再一次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警方在调查过程中的失职,她的受害者身份被迅速曝光,她不得不换了工作,甚至一度被赶出家门。

小云对新媒体女性说,警方让她晚上去录口供,一录就是10个小时,并且没有女警官在场。让她困扰的是,警方总是开着警车,穿着警服,直接到她的工作地点去找她询问,这让她所有的同事都纷纷猜测她与当时引起轰动的王杰案有关联,她也因此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陷入长期的失眠。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警方直接找了小云的家人调查,导致小云遭到性侵的事情彻底在家庭内曝光。“我的叔叔说我给整个家丢脸了,让我滚出去,不要再回来。”最终,小云在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的帮助下暂时找到了新的工作和住所,源众的工作人员还发起了捐款给小云补贴了生活费。值得高兴的是,小云现在已经回到了家人的身边。

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主任、公益律师李莹强调,警方办案应遵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在处理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时,应特别注意做好保护受害者隐私的工作,不应骚扰受害者同事和家人,不应直接去受害者工作场所问询,不应长时间做笔录,而且必须要有女性工作人员陪同做笔录。

另一名受害人小常也有同样的压力。遭遇了性侵害后,之前性格活泼的她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但她不敢跟任何人倾诉。“我很害怕同学和家里知道这件事情。我没有跟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家里人说过这件事情。”小常说,第一次做完笔录后,她的心里非常难受和压抑,觉得受到性侵是一件“错事”。到底是什么样的询问方式和氛围,会让受害者觉得自己“错”了呢?小常没有多透露。媒体报道了王杰案后,小常是受害者之一的身份被一些同学和姐妹们知道了。“案件曝光后很多人会过来问我‘你知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压力非常大,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幸好也有好朋友安慰我。”小常说。

中华女子学院法律系副教授张荣丽向新媒体女性透露,本案犯罪发生时间较为久远,要寻找受害人确实比较困难,也有疑似受害人直接否认的情况。她指出,对受害人的歧视和对妇女的歧视是联系在一起的。调查发现,家庭暴力案件、虐待子女案件、性侵女童案件的发生率高低与该区域的性别平等状况有直接联系。性别歧视文化越流行的地方,这类案件的发生率越高。在性别歧视严重的地区,妇女女童遭受暴力,特别是性暴力后,能够站出来维护权益的非常少,受害人宁愿保持沉默。因为一旦受害人遭受性暴力的事情曝光,她们的名誉会收到损害,对其未来的婚姻、就业、职业发展都有很大的影响,甚至是能不能在当地继续住下去也不得而知。而她们的父母也鲜少会支持她们站出来指控。

当被问到为何愿意勇敢站出来揭发王杰时,小常说,她听到有传言王杰还在在利用助学金骗女孩性侵,甚至对某一个受害者说“把你妹妹叫来”,联想到自己的遭遇,她感到非常愤怒,“那么多的小孩子,她们本来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童年。”

谁在纵容性侵?

20159月,隆林县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案件情况。有记者在会上发问,这么多年来,学校对孩子多年受性侵害也不了解吗?隆林县教育局副局长吴再杰说,教育部门没有收到任何举报,也没有任何政策依据能够指导社会团体和个人的捐助。隆林各族自治县民政局副局长杨朝方杨朝方说,“百色助学网”不是依法成立的单位或社会组织,是王杰自行成立的,是个人行为。

据了解,王杰创办“百色助学网”后,曾在沙梨乡中心小学、蛇场乡中心小学建起多个少数民族女童班,通过资助生活费、减免学杂费等措施,帮助家庭贫困失学的女童重返校园。这些信息是否属实?中国青年报记者曾于20158月致电沙梨乡中心小学校长卢永青,他表示没有宣传部批准,他不便透露任何信息。隆林县教育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也回应说,他并不知情,并以没有手续为由,拒绝了记者查阅王杰人事档案是否有处分记录的要求。

张荣丽指出,王杰案反映了当地教育部门对儿童性侵害预防以及公益助学监管的不足,导致了这些孩子在遭受到侵害后,不知道向谁说,向谁反映。本案受害人数多、持续时间长,却能一直处于隐蔽状态,说明当地政府对儿童尤其是女童的安全保护存在着漏洞。“最后还是得借助一个正义人士自己多方查证来揭开这个罪恶。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出现,王杰这个人可能到现在还继续扮演着公益助学的好人角色。”

隆林县教育局在20159月的发布会曾表示,下一步他们将探索建立个人和社会团体捐资助学的备案登记。即,什么样的人资助了隆林的孩子,必须有家长和班主任知情,并有学校和教委备案,让每一分钱的来龙去脉都要清清楚楚。隆林县还将在隆林网建立爱心资助咨询平台,爱心人士可以通过该平台了解所捐赠款项的具体流向和用途。

除此之外,张荣丽建议,启动对性侵儿童罪犯的评估、矫治和监管系统刻不容缓。根据统计,性侵儿童的罪犯,重复犯罪率很高。应当将对此类罪犯的改造同其它类区分开来,进行专门的评估和矫治,并且此类罪犯刑满释放后的监管问题也应该引起公安部门的注意,如此才能真正做到防治再犯罪。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