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以受害者的血迹与泪痕作为勋章:新闻食腐者的微博足迹

编辑/新媒体女性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7/07/18

6·22蓝色钱江放火案发生以来,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而微博帐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在过去几周,不断以自媒体身份开设直播、参与采访、发表相应观点和文章,然而这次张洋的“反转新闻”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收获欢呼,反而遭受到了大批网友的质疑。

小编想说:不用害怕,也不用调查了,因为现在权威的!官方的!结果真的出来了!

在《钱江晚报》于717日早晨于微信平台发布的,对上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孙刚锋、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参谋长陈骏华、上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郦兵的报道——《权威发布!“6.22”蓝色钱江放火案热点问题答记者问》中,关于事件的诸多争议事实得以确认: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ryLzKPCnzwb9d5STh_bTFw

关于以上事实,张洋是怎么说来着?

最终遭到公布以及众多网友责斥。

家属敲诈勒索…绿城毫无责任… 张洋在私底下如此定调,在引导大众舆论方面,张洋也是这样做的。甚至,他还暗示遇难者家庭对保姆不能善待导致对方纵火,来迎合一些无耻的谣言。

然而,这熟悉的套路、不变的洗地配方,并未奏效,因为此次张洋撞上了一块“钢板”——一位被公众认定的“完美受害人”:白手起家、爱护家人、事业成功、虽在巨大悲痛之下言行理性。终于,张洋的洗地行为激起民愤,这次终于有越来越多看清了张洋作为新闻食腐者的真面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2015年年末开始,张洋如此一路走来……

------------

@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本名张洋,是辽宁广播电视台的一名记者。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623264/answer/141010648

尽管他在微博上的“调查”与言论并不代表任何新闻机构,但是他仍然在辽宁广播电视台开设的一档谈话类节目《今晚2+1》,以评论员的身份频频亮相。

------------

故事从2015年的年末讲起,这一天,这位“有点理想的记者”登上了从沈阳飞往北京的客机,然而谁也没想到,张洋途中发病,还被999救护车舍近求远送去医院。在指控南航(迟迟未开机舱门)未果之后,张洋针对救护车队展开了维权,张洋认定999急救中心欺骗患者强行转诊,故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并向999急救中心提出索赔(索赔的意思就是要钱,按照他自己对别人的定义)。最终999发表道歉声明,承认未给患者更多医院选择。此次事件史称“南航急救门”。

南航事件在当时闹得轰轰烈烈,央视也曾报告过此事。

据说,前央视记者王志安也有参与此次调查。

然而,最终王志安却在该事件后,随即从供职了17年的央视辞职,故有媒体猜想王志安此时辞职可能与张洋所涉的南航事件有关。

来源:http://www.lanmeih.com/show/10000332

------------

一年半前,张洋自己维权的时候,用自媒体为自己发声,有传统媒体使用“第四权”替其监督,得到了令他满意的处理结果(他得到多少赔偿并未公布)。然而,张洋之后,他却成为跟他“南航急救门”事件中处境类似,却面临更绝望处境的受害者的敌人,成为侵权责任方一方的吹鼓手,让受害人除了深陷悲痛、请求正义之余,还要对付网络世界的恶意攻击。

以下事件是他的“战绩”,沾满了受害者的血迹和泪痕,他的技巧无他,就是苛求“完美受害者”,将其合理维权要求污名化,并捏造和放大相关隐私信息,对受害者进行道德评判,并挑动网络攻击。

利用“渣男”框架:中大女教师术后深度昏迷,丈夫问责医院

本次事件,张洋虚构了一个在微博上越来越有力量的女性网友群体向来关注与抨击的“渣男”形象,使得@新媒体女性第一次见识了张洋的后来已然模式化、套路化的操作。

20168月,一位曾在中山大学任教女教师袁文娟陷入深度昏迷,16日丈夫谢先生因此在网上发文声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医生诊治不当、延误病情导致妻子“脑死亡”,并在网上发起筹款,很快筹集到善款30多万元。

这件事立即在网络上引发高度关注,张洋手法之一是在调查开始前便在微博开始预告,或者还在调查阶段就广而告知“这里有反转!”(见下文案例二),待吸引了一波网络蛆虫在楼下嗷嗷待哺后,张洋便开始准备“大展身手”了。

很快,理记爆出消息称:“医院并无责任,是患者丈夫为了要二胎,耽误了妻子的脑瘤。”

最后,从“渣男”到“不过是为了钱嘛”,之后在张洋的剧本里不断出现。

但事实上,在另外一些媒体的后续调查中,记者发现丈夫谢先生对袁老师特别好,生二胎也是两人商量后的自愿行为。理记不顾即将失去深爱妻子的丈夫的痛苦,随意对其进行污蔑,轻轻松松反转,其心可诛。

来源:http://news.dayoo.com/guangzhou/201608/21/139995_50113293.htm

此次事件也让@新媒体女性第一次察觉了张洋行为怪异。由于被张洋引用的“为生儿子耽误妻子治疗”这种具有“渣男框架”的网络传闻,而引起了网络女网友社群的关注。因此,我们也曾去采访过当事人。在@新媒体女性采访了当事人、知情亲友和患者在中山大学的领导和同事之后,我们发现张洋张洋所引谴责之辞均属无稽之谈。

以上是病人早前在QQ空间中写自己选择生二胎的原因,根本不存在“丈夫为了生二胎,延误治疗”的情况,而是顺应天意,另外有肿瘤的病情也是生完孩子后才查出来的,最初以为是眼部疾患,看的是眼科。病人家属故意延误治疗彻彻底底是谣言。

病人的弟弟出来澄清:“姐夫是个好人”

资料: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1332079869931#_0

本次事件的结果是,病人最终去世,家属也得到了医院的赔偿,然而被张洋故意中伤的丈夫,那失去爱妻的痛苦与遭受网络暴力的伤痕,就能被轻易抚平了吗?

一年多以前,张洋这些“新闻调查”的操作,无异于杭州纵火案的一个小小试炼。那一次,张洋的抹黑对象也是一个讲道理、体面、深爱妻儿的中产男性,但唯一的不同是,当事人没有杭州纵火案的林爸爸有钱,并且因为妻子的患病和第二个婴儿的降生,遭遇经济困境——这成了张洋得以率众相信他,并以此达到攻击家属目的入口。

将痛苦的亲属塑造为拿病人当筹码索要赔偿的“敲诈勒索者”,这套手法真的是从中山医案到杭州纵火案真的是一以贯之、毫无创新。

利用母职苛求污名自杀大学生父母:齐鲁师范大学女学生坠楼案

20161218日凌晨,娜娜(化名)从齐鲁师范学院高新校区3号楼宿舍四楼坠下,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22日发布通报称排除他杀。面对调查结果,娜娜的母亲王梅(化名)称自己无法接受。

此时,也许是看到生意上门了,又到了老子为学校部门分忧解难、赶走胡搅蛮缠的死者家属的时候了。张洋再次屁颠屁颠地闻讯而来。

张洋首先是轻飘飘地暗示,死者自杀是对室友的“加害”呢……

接下来,调动蛆粉胃口,不断预告这里有万众瞩目“超级反转”噢!大家快来围观啊!

最后,张洋所谓的“反转”终于如约而至,原来张洋不知从哪得知了死者日记内容,并从中竟然读出死亡原因竟是失去女儿已然痛彻心扉的母亲——“读着读着,读出了:我恨我的妈妈。”

张洋的这个结论实在是震惊了我们,张洋不是去调查女孩死亡原因的吗?最后居然矛头直接指向了维权家属!?

然而,在澎湃新闻的报道中,公安机关明确回应没有向该网友透露日记内容。

而死者在去世前还与母亲通话说:“妈妈呀,我想马上见到你。”这个张洋又是怎么从女孩的日记中读出:“我恨我的妈妈”的??

来源: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86896

在张洋读出了“我恨我妈妈”之后,媒体人、前南都记者李思磐基于长达10天的调查,发表长文强调母亲与死者关系尚属正常,其死因另有事由;并重申新闻价值不应该是“追求反转”,更不是“对弱者道德规训的工具”。

资料: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2008008938596#_0

本文细致地比照死者的即时通讯软件、支付记录、手机笔记本、来自手机通讯服务软件、移动营业厅和手机通话记录等痕迹,并采访死者家人、朋友等相关人士以及现场各大媒体记者,指出了张洋在所谓“反转文”中的不严谨之处,但最终遭至火力强大的张洋围攻。

坠楼案的最后,由于李思磐的呼吁,两名有着丰富刑侦和侵权责任诉讼经验的公益律师介入,厘清了相关责任,为从农村出来务工的死者父母尽可能地争取了到了相关责任方的更合理赔偿。而张洋除了传播了这对农民老夫妇的谣言(如造谣二人是再婚,暗示其家庭结构“不正常”),引来对其的网络攻击之外,什么也没留下。

张洋自然不会忘记那些曾经在微博上对他讲过做人和新闻的道理的人。他自带雷达,迅速闻风而动,抵达舆论场核心。当李思磐介入被父亲性侵的少女“小竹”的帮助,他突然成为正义的代言人,传播无私为受害者提供帮助的公益人士的谣言。

(小编瑟瑟发抖,千万别来咬我嗷。)

在“小竹案”以主流媒体与微博舆论对李思磐的支持落幕之后,张洋删除了自己的多则谣言微博,拒绝道歉。为了挽回形象,他表示自己已经成为了反性侵的公益人士呢!

半年过去了,张洋的“反性侵事业”怎么样了?我们看到的是,当他微博上又一次出现“性侵”关键词,是他在质疑北京电影学院性侵事件当事人阿廖沙。

利用荡妇羞辱污名暴力受害女性:丽江女游客遭多人殴打毁容

在本次“洗地”行动中,张洋启用了一个相对高级的洗法,在以上几个案例中,张洋好歹还想去查查事实、实锤等等,在这次洗,他直接绕开事实,对准私德下手,瞬间转移看客视线。

在丽江女游客被殴打事件中,游客琳哒接受了张洋一个多小时的采访,然而张洋后来却借由谈论受害者私生活,试图转移焦点,拿事主陌陌约人说事,以对受害者进行荡妇羞辱。这些与维权事宜毫无干系的状况被张洋挑出,但凶手呢?对相关部门处理不力的问责呢?受害人的正当权益呢?我们统统看不到。只要轻轻带走那些对受害者舆论支持的声音,张洋的目的就达到了。

将公共事件“私人恩怨”化:湘潭摊贩被城管打死

对于这件事,张洋直言这纯属民间百姓(类比房客欠房东钱)的小小纠纷,是家属居心叵测、污蔑城管、撒泼闹事而已。

在他的视野里,张洋直接屏蔽了公权力在背后的存在,无视城管队将执法权外包给恶霸的责任,更不去深究是否应该取消如此吃人的制度,在记者张洋的字字句句里,从来只有“家 。”

张议就是本案的杀人凶手。他的这个城管队2010年有上交镇城建站经济任务7.3万元。

来源:http://news.sohu.com/20100625/n273058633.shtml

------------

@社会网络与数据挖掘 的最新分析贴中,我们或许能窥视出为何张洋可以在频频惺惺作态、满嘴跑火车、置新闻伦理而不顾、屡遭唾弃之后,依然能坚挺至今的原因:

【网曝“理记”微博有水军?数据来了:确有大量重复转发】

711日,@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一条关于“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微博被指有水军,两分钟内多了近千转发,数据显示,该微博共6000余次转发,未被屏蔽的仅2100余条,其中1300条集中在71211:30时至17:30时。转发语有大量语句不通的重复内容,如“这是你在背后也是可以支持你(10次)”、“这次你是做得最好的班不错(9次)”等,类似的还有186句。

来源:http://weibo.com/2392261910/FcOLKcn6I?from=page_100206239226191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00285452559

大批量的水军根据需要随叫随到,张洋得以拔高姿态、制造从众,并不断迎合当下看客“等反转”的心态。他的微博足迹,反映了自媒体时代,人们追求公义道路上的层层阻碍。

------------

为什么要站在鸡蛋的一边?我们都是受害者

最后附上@豆瓣冷血才女 分享一个区分良心媒体和“洗地网蛆”的方法:

真正值得尊敬的新闻从事者,社会良知的守夜人,通常都对公权力和强势一方,寄予更多的怀疑和审视,因为它们作恶更容易,也更需要自证清白。

而自称“理想”,标榜“真相”的网蛆则恰恰相反:对个体、弱势方、维权者,投注了最苛刻的审查和最多的恶意。

我们站在鸡蛋这一边,因为我们的大多数,都可能是潜在的受害者。

为什么杭州林生斌会得到如此排山倒海的支持?

他为逝去的亲人而战,最终受益的却是我们这些还在生的人。在林先生“死磕”的过程中,全国启动了高楼消防大排查。

来源:http://www.chinajsb.cn/zk/content/2017-07/13/content_218418.htm

网友已经提议发起“谢谢林爸爸”活动。

死难者的血迹和泪痕,不是为了茶余饭后的消遣,不是为了剧情反转的娱乐,而应该防止社会重蹈覆辙;问责与索赔,让相关责任方付出代价,让得到利益和掌握权力者再也不敢以人命为儿戏。

那些阻止受害者得到公义的力量,都是人民的敌人。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