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短故事征集|关于性骚扰,每个女人都有一些事情要分享

作者/累  2017/05/08

导语:反性骚扰广告牌陆续在各个城市“人肉上线”,反性骚扰T恤也在预售中,一切都让人振奋,但我们还想继续推进。这次,我们想收集性骚扰的故事,来告诉那些嚷着“被人摸了一把没什么了不起”的人,被性骚扰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有的人学了女子防身术后被性骚扰但是防身不成、有的人是被很多个男生一起摸胸、有的人感觉没什么、有的人感觉很害怕……如果你也有话要说,你知道该如何找到我们。

在查找性骚扰的新闻的时候,发现了几个令人震惊的案例:

  • 2016年4月,姚女士在公车上被一男子用裆部蹭膝盖,起身离开后却被男子走近,用手肘捅了一下。她怒而反抗称要报警却被打,在纠缠过程当中被脚踹、被男子用玻璃瓶砸头出血,男子还跑进就近的饭馆试图找打人凶器,被赶出来之后逃走。
  • 2016年9月,媒体曝出西安女性小玉被一陌生男子骚扰纠缠近一年,甚至跟踪至小玉小区、停车场、其小孩的学校,发送骚扰短信,只因为被该男子误以为自己是其前女友。多次报警、向社区街道求助却遭到相互推诿。警方称“未造成实质伤害,没有法律依据来处理这种情况”。

----------------

类似的新闻比比皆是,那么,这是否只是媒体呈现的世界呢?现实世界的女性是否有类似经历呢?

我随机的询问了一些朋友,毫无例外,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些亲历性骚扰的故事可以分享:

△ 你什么时候、在哪里遭遇到性骚扰?

“大学。走在路上”。
“小学。在公交车上”。
“大学。在食堂买饭的时候”。
“初中。班上”。
“初中。一个书店里”。
“高三。在边上的一个大学里面”。

发生了什么?

“那一天恰好学了一对一的女子防身术,回家路上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觉得即使遇到性骚扰我也不怕啦!开心地边走边跟妈妈在打电话,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下体被摸了一把。惊讶的我正准备用上女子防身术去戳那个男人,却发现他已经跑到了三百米之外......”。

“小学的时候去少年宫补习,扒着栏杆准备起身下公交,发现自己的手被一个中年男人盖住了,使劲扯也扯不出来,而那个男人非常自得地笑眯眯看着我。车上很多人,也没有围观的人出手帮忙,转过头发现同行的女同学也在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着看我”。

“初中男生全班男生会一起跑来摸我胸部,作为他们男生友谊的活动。然后会下晚自习就起哄、关上教室等,很多人挤过来抱或者摸我、或者其他被选中的女生。会对不好看的女生一起嘲笑……在这种集体性骚扰的过程中,没有参与或者帮助我,就会被认为是对男生群体的背叛呀。当然也有喜欢我的男生帮我逃走以显示自己的男子气概,但是同样的人有时候也会一起参与、决定自己更应该抱我……”。

有什么感受?

“其实我最开始时候并没有什么感受……就是全班男生吧一个男生推在我身上……我并没有啥反应因为我还有点喜欢那个男生……但是回到教室后女生们都告诉我应该哭……让我趴在桌上哭”。

“这样的事情常常发生,我又不能说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被惩罚,我甚至还会怀疑是不是没有这回事,是不是我大惊小怪了。在公共场合的性骚扰,常常看得见又好像看不见一样”。

“我非常生气,对着他大喊’草泥马!’,而是我并不想操他的妈妈,这并不是他的妈妈的错,而我正在跟我妈打电话。我应该骂’操你’吗,可是那不就是他想要的吗?于是我发现,在被骚扰的情况下我竟然在语言上反击的词语都没有,大多数脏话都是攻击女性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作为被骚扰的人却是被嘲笑的人,好像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好像这是我的错。与此同时,骚扰者却沾沾自喜,完全没有遭受到什么制止和惩罚”。

----------------

最近,林依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她的朋友曾经在骑脚踏车时被人用手甩过胸部,而自己在遇到性骚扰时的反应是「恨意」,并表示自己至今都留有阴影。


----------------

性骚扰有多严重,一组数据来说话:

20156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问卷网对1899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 53.4% 的受访者曾在公交车或地铁上遭遇性骚扰, 51.7的受访者遭遇性骚扰时未得到他人帮助。

2014年,全国妇联一项针对北京、南京等城市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发现,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性比例达到 57% 

中国计生协会发布的《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2015)》告显示,在17966受访大学生中,  超三成  表示曾遭到性骚扰或性暴力。

----------------

可是即便那么普遍,有没有人尝试来解决呢?

我们看到埃及有性骚扰地图(Harassment Map),将目睹或经历的性骚扰经历上传到地图并举报,用户随后会收到法律和心理咨询的救济途径;英国伦敦交通部门开展了Project Guardian,专门惩治性骚扰者,开通热线接受举报;美国的洛杉矶、华盛顿、纽约、波士顿的交通运输部门也开展了专门反制性骚扰的行动,通过广告宣传、鼓励举报、对工作人员进行反性骚扰培训等,让性骚扰不再是低成本、无人管的行为。

我们呢?

很多管理者出台了饱受争议的“女性专用”系列措施:女性车厢、女性专车、女性专用停车位、女性专用客舱、女性专用安检通道等等等等。这些操作上简单粗暴,基于女性弱小需要保护以及将全体男性都视为潜在施害者的刻板印象,将女人圈进一个空间。倘若女性不遵从而被骚扰,将会收到指责。管理者显然把安全责任转化为束缚女性出行自由的权力。

除此之外呢?

甚至都没有看到过任何的一个广告牌、一句标语。

于是我们决定自己来达成改变:20163月开始,我和所在的广州F女权小组的成员们发起了中国第一支反性骚扰地铁广告的众筹,两个月之内就筹得了4万块钱,可以在人流量很多的客村地铁站上放一个月。但是同广告公司以及通过审核的过程万分艰难,不停地经历着拖延、审核不通过、修改的循环。

工商审核部门觉得这个版本的广告会“引起市民恐慌”

工商部门的回复:公益广告只能是政府行为,而商业行为不能用这种画面,不能用拳头和身体部位。

这当然只是第一步,我们想在全国可以推广反性骚扰的广告,自己筹款,或是同政府部门沟通,让它们牵头。下一站是深圳。

我们希望我和我的朋友的故事、每年更新都不见问题被解决的数据,可以启发你,可以让你想到生命中发生的某段经历。希望你可以写出这段经历,我们将带着这些经历,让更多人看到。我们将带着这些生命故事,和政府部门沟通,告诉ta们,触目惊心的数据后面,是一段段鲜明的真实的经历,它在许多许多人身上发生,它也一直在发生。

你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可以后台发给小编并注明是否匿名。你还可以加我的微信709045928,来跟我聊天。也可以发送到邮箱 littlelovecasters@gmail.com投稿。

女人的声音将被更多人听到。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