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叫女性注意安全有用吗?——中国女性出行暴力事件调查

编辑/熊仔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7/04/17

上周,余追和朋友们忙活了大半年的调查报告《中国女性出行安全报告》终于发布了。报告里的发布方是“女性出行安全关注组”,关注组成员都是关注女性出行安全的女性,余追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初,余追在一家商场遇到性骚扰,当时她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那男的很快消失在人群里,“他摸了一把就跑掉了!” 余追去网上找如何防止性骚扰,她看到大量信息是提醒女性别穿得太少,别单独出门,别晚上出门。

不久之后,余追在网上看到轰动一时的和颐酒店事件,一个叫湾湾的网友在北京如家和颐酒店被陌生男子殴打,“在那样一个高端酒店里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余追很生气。而酒店和警方对这事的处理也让她很不满意,“警方办事效率低,酒店就推卸责任,指责受害者炒作,说受害者‘这种小事你都拿来说’”。想起自己遭受性骚扰的经历,余追很想知道,女性在公共空间遭受暴力的情况如何。

通过和颐酒店事件的讨论,余追结识了很多和她一样关注女性出行安全的朋友,这些朋友中有律师、性别学者和公益人士,也有和她一样的普通网友,大家组成一个松散的“女性出行安全关注组”。从这些朋友那里,她听到了更多人遭受性骚扰的故事。“有个女孩,遭遇过多次性骚扰,她每次反抗,周围人都视而不见,有的人甚至恨不得离她远远的。她叫乘务员翻看车上的视频监控,看完乘务员也不做什么,就劝她下车,想相息事宁人。地铁这么多保安安检员,还是保不了女性安全。”余追很不解。

和颐酒店事件,图片来源于网络

媒体和警方,合力谴责暴力受害者

去年9月她和关注组的朋友们一起,去网上搜集在20159月至20169月之间发生在公共场所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的新闻,分析了120起新闻报道的暴力事件。“研究的过程中,我有很多发现,这些发现跟我之前在媒体上看到的信息完全不一样。比如,女性出行暴力最多发的地方是公共交通,而之前媒体让我觉得暴力事件都发生在偏僻的地方;还有,在女性出行暴力事件中,白天发生的暴力事件和晚上发生的暴力事件数目相当,最多发的事件是19点到20点,也并非夜深人静的时候;然后,女性即使结伴出行,遭受暴力的比率依旧到达32.5%

女性出行暴力事件,多发时间段在19-20点,并非夜深人静时。

即使女性结伴出行,遭受暴力的比率依旧高达32.5%

报告同时指出,媒体报道的对女性暴力事件中,94.17%的事件并没有后续报道,而仅有5%的报道提出积极的建议,比如鼓励女性积极报警,要求警方严厉打击暴力事件。20%的报道的建议是消极的,比如,谴责受害者,提醒受害者交友需谨慎,应带防狼喷雾。“仅强调女性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而忽略了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公共空间的不安全。”报告指出。

通过搜索北上广深公安和公安部的微博,余追她们也研究了公安部门对女性出行安全的态度。报告中称,这些微博的标题大都是“女大学生安全返校指南”“女性防扒小贴士”“单身女性开车,九招防狼防盗”“女生独自外出必备8个安全锦囊”,“老民警给女儿的16条安全忠告”,基本上都 是谴责女性的态度,教育女性不要晚上单独出门,不要轻信陌生人,甚至还有多条提到女性 不要穿得过于暴露。广州的14条微博中,有6条微博只提到女性如何防范;深圳的14条 微博中,有多达9条微博都只提醒女性做好防范措施。

跟我国情况不同的是,一些国外交通部门采取积极措施防治性别暴力事件。报告中列举,从2015年起,洛杉矶交通局就通过在2200辆巴士和400辆火车上发布广告和发送宣传册的方式,鼓励在公共交通上被性骚扰的人站出来举报这些行为和施害者给当地警方。2012年开始,华盛顿大都市区运输局就上线了一个线上投诉表格,追踪公交上的言语和身体上的性骚扰行为。2014年,每一个一线的地铁雇员都参加过了反性骚扰的培训。


▽ 法律的制定和落实,亟需纳入社会性别视角

长期关注女性出行安全的公益律师黄溢智表示:“这个报告展现了一个仍未被讨论的社会问题。今年来,女性出行安全的问题的确是越来越严重,发生了多起类似的案件,和颐酒店就是其中一起。那么,要解决女性出行安全的问题,首先当然是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明确各个部门的责任,制定相应的监督措施,保证法律能够落到实处。另外,立法部门也需要与时俱进,看到公共空间中针对妇女的暴力的独特性,在法律中纳入社会性别视角。


女性出行暴力事件多发于公共交通,并非偏僻之处。

谈到未来计划,余追说,这次调查发现,女性出行暴力事件有28%发生在公共交通上,是最多的。“下一步我们打算做一个关注公交车地铁性骚扰情况的调查。

*文中图片均来自《中国女性安全出行报告》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