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奥巴马:“女权主义者长我这样”


翻译/SAM、源源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6/08/05

编按:美国总统奥巴马近日在女性杂志Glamour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向世人宣告自己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我想我已经深刻意识到女性所面对的独特挑战,而正是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塑造了我的女权主义意识。”文章中奥巴马竭力主张男性不仅要反对公开的性别歧视,也要致力于改变人们日常对女性的态度。

成为总统会面临着方方面面的困难,但也有一些额外的好处。比如可以会见全国各地非凡卓越的人,拥有一个可以改变国家发展的办公室和享有空军一号专机。但这份工作所带给我最意想不到的礼物是商店里买不到的。多年来,我的生活被长距离的通勤消磨——从我的家芝加哥到伊利诺斯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当时我还是州议员,后来我去到华盛顿特区,成为国会议员。这意味着我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成为我理想中的丈夫与父亲。

但在过去七年半的时间里,我的通勤时间已经缩短到45秒——从我的起居室到总统办公室的时间。因此,我可以花费更多的时间看着我的女儿成长为聪明、有趣、善良、美好的年轻女性。这并不容易,包括眼看她们即将离巢远去。但让我感到乐观的是,对女性自身而言,这是一个非凡的时代。我们过去100年、50年,是的,甚至过去八年所取得的进展,比起我祖母当年的境况,已经让我女儿的生活明显地变得更加美好。所以我说自己不仅是个总统,而且还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奥巴马和女儿莎莎、玛丽亚 |PHOTOS BY PETE SOUZA

在我的生命里,我们已经从一个女性处处受限制并且职业薪酬低下的就业市场过渡到了今天,不仅约半数的劳动力都是女性,而且女性在各个领域,从体育竞技到宇宙太空,从好莱坞到最高法院,都起着领导作用。我见证了女性是如何赢得掌控自己生活的自由——包括你的身体、教育、事业和财产。你需要一个丈夫来付信用卡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事实上,经济独立的已婚或单身女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所以我们不应该低估我们已经走了多远,因为这会伤害那些用生命去捍卫正义的人们。同时,我们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来改善美国乃至全世界妇女和女孩的未来前景。而我会继续致力于推动好的政策——从同工同酬到保护生育权利。但有一些改变跟通过新的法律是没有关系的。

事实上,最重要的改变可能是最难的,那就是改变自己。

这就谈到六月底的白宫首届女性峰会。尽管我们取得了很多进展,却还是经常被刻板印象中男人和女人应该怎么样的条条框框所束缚。我心目中女英雄之一就是国会女议员雪莉·奇泽姆,第一位竞选大党的总统提名的非洲裔美国人。她曾说过:“对女性情感上、性上和心理上的刻板印象从医生说那一句'这是个女孩’就开始了”。我们知道这些刻板印象会在她们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影响着女孩如何看待自己,使得她们感觉如果自己不按照一定的方式来行为处事,某种程度上而言她们是没有价值的。事实上,性别刻板印象影响着我们所有人,无论是我们的性别、性别认同还是性取向。

如今在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都是女性。我的单亲妈妈把我抚养成人,而她职业生涯里的大部分时间在为发展中国家的女性赋权。我看到曾帮忙抚养我的祖母在银行工作的升迁上遇到了无形的障碍。我也看到了米歇尔如何平衡忙碌的事业和照顾家庭。像许多有自己工作的母亲一样,当她面对该如何处理权衡时不免担心外界对她的期望与判断,因为没有人会质疑总统选择的妻子。但现实是当我们的女儿还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离开家到州立法机关服务,同时我也要应付作为一个法律教授的教学职责。现在回首过去,当我在外面帮助他人摆脱困境时,通常是按照我的时间表和方式来进行的。因此抚养女儿的重担更多且不公地落到了米歇尔的肩上。


图片来自网络

所以,我想我已经深刻意识到女性所面对的独特挑战,而正是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塑造了我的女权主义意识。但我同时也要说,当你成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时,你将更加意识到性别刻板印象如何遍布于社会的各个角落。关于性别的社会暗示——它们有些十分精妙,另外一些则更显粗糙——在文化中被传递着。你感受到了当女孩们去看世界、做事情、甚至思考问题的过程中,她们所面临的巨大压力。

当我还是个年轻人时,这些刻板印象也影响过我的意识。我成长在一个没有父亲的环境中,花了大量的时间试图搞清楚我是谁,这个世界如何看待我,以及我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们很容易就会接受社会关于男性气概的各种信息,相信在如何做男人这一问题上,有着正确和错误的答案。但随着年龄渐长,我逐渐意识到,那种想要成为一个硬汉、一个冷酷男人的愿望,其实并不能实现我自己。它们只是表明了我的年幼无知和缺乏安全感。而当我开始真的做自己时,生活变得简单多了。

因此,我们需要冲破这些社会限制。

我们需要持续不断的改变这种态度:它让我们将女孩们培养得端庄娴静,而男孩们则需坚定自信,它因女儿们敢于发表见解而指责她们,并因儿子们掉眼泪而批评他们。

我们需要不断地改变这种态度:它在性的问题上因为女人表现得积极而惩罚她们,却赞赏男人们的积极表现。

我们应该不断改变这种态度:它允许女性所遭受的日常骚扰的不断发生——无论当她们在街上散步、还是上网发布言论,这些骚扰都会出现。

我们应该不断改变这种态度:当女性参与竞争、取得胜利时,它教导男性应因此而感到身受威胁。

我们需要不停改变这一文化:它不断用严酷的目光审视着有色妇女和女孩。米歇尔时常讲起这一点。即使她已经靠自己的能力取得成功,她仍然心怀疑虑:她担心自己是不是看起来有问题,做得对不对,她是否太过坚定,表现得太“生气”。

作为父母,帮助你的孩子跨过这些限制,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在抚养我们女儿的过程中,米歇尔和我教导她们,当她们看到双重标准、或感受到因自己的性别或种族而遭到不公正对待时、或当她们意识到这些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时,她们应该要说出来。对于她们来说,看到自己的榜样能够在自己选择的无论哪个领域中,都能攀到最高处,是很重要的。并且,是的,她们的父亲是女权主义者这一点也很重要,因为现在这成了她们对所有男性的期待。

反抗性别歧视无疑也是男性的责任。同时,作为配偶、伴侣和男朋友,我们应该努力地、有意识地去创造真正平等的关系。

事情好的一面在于,无论我去到我们的国家、以及这个世界的何处,总能看到人们在反对过时的性别角色设定。从加入到终止校园性骚扰的“从我们做起(It’s On Us)”行动中的年轻男性,到第一批成为女性陆军游骑兵(Army Rangers)的年轻女性,你们这一代拒绝被旧有的思维方式所束缚。同时你们在帮助我们所有人意识到,强迫人们去遵守过时的、僵化的身份观念,对于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无论是对于男人、女人、同志、直人、跨性别还是其他群体。这些刻板印象限制着我们,让我们难以真正成为的自己。

废奴主义者哈丽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

这个秋天,我们开始了一场历史性的选举。在我们的国家成立二百四十年后,在妇女终于获得选举权的将近一个世纪后,第一次,一位女性成为了主要政党的总统候选人。无论你的政治观点如何,对于美国来说这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而且,在女性迈向平等的征途上,这是她们走了如此之远才达到的又一例证。

我想要我们所有的女儿和儿子们看到:这也是她/他们的遗产。我想让她/他们知道,历史从不只是本杰明(Benjamin)们的历史,也是塔布曼(Tubman)们的历史[见译注]。并且我想要她/他们尽自己所能,来确保在美国这一土地上,每个孩子都可以按照她的所想来实现她的生活。

这就是21世纪的女权主义的内涵:当每个人之间都真正平等时,我们就会更为自由。

---------

译注:

本杰明(Benjamin):美国历史上参与起草《独立宣言》的著名人物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一名男性

塔布曼(Tubman):著名的废奴主义者哈丽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一名女性。

文章来源:GLAMOUR

链接:http://www.glamour.com/story/glamour-exclusive-president-barack-obama-says-this-is-what-a-feminist-looks-like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