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男的“能否成为女权主义者?

作者/Billy.J、欧阳艳文、南储鑫、叉猛魉、刘满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5/10/26

编按:前些天,因为一些作者以“男的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对女权主义提出问题,引爆了争议。

鉴于男性在现有性别制度中与女性迥然不同的社会位置和经验,男性有没有可能成为女权主义者?这一身份对他们意味着什么?怎样才算是加入了致力于消除性别不平等的行动?如何看待女权主义者和其他身份的关系?我们请几位自我认同为女权主义者的男性,谈谈他们对女权主义的理解。


Billy.J 研究生,研究穆斯林妇女

自我认同:女权主义者、酷儿、马克思主义者

你是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

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因为我支持性别平等,希望生活在一个没有等级和压迫的世界里。

你是如何看待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

我不会用这个标签。我觉得现在很多强调这个男性标签,实际上是制造一种特权,好像男的成为女权主义者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这些男人做的事情更值得我们去关注。

但实际上男人为性别平等付出的努力实在是太少了。

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你是怎样把女权主义者的身份与之结合的?

对我来说没有女权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将阶级/性别、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对立起来的都是需要怀疑和批判的。相反不批判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专制,看不到妇女之间的交错复杂的阶级关系的女权主义者,也是有问题的。

最近有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人出来写了不少文章,好像是在给女权运动一些指导意见。你对这些文章有什么看法?

这些文章都是历史的垃圾。这些对“女权主义”的指责其实在100年前的中国女权运动中就被反复的讨论。现在又拉出这些老调重弹,让人觉得历史变化的真慢。

你认为有什么书适合想成为女权主义者的男性看?

罗丽莎《另类的现代性》
贺萧《危险的愉悦》
高彦怡《缠足》
夏晓娟《流离寻岸》
白露《中国女性主义思想史中的妇女问题》
贾格尔《女权主义政治与人的本质》
胡克斯《女权主义理论:从边缘到中心》

你对其他男性女权主义者有没有什么别的话要说呢?

收起那点可怜的男性气质和知识分子的自恋,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先要看看自己的立场、行动经不经得起性别平等的检验。


欧阳艳文  警察学院教师

你是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

我是女权主义者。在我的内心,认为女性和男性一样应该享有同样的权利。在实际生活和工作中,我也是按照这样一种理念做的。

你是如何看待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

我认为每一位男性都可以、也应该积极成为一名女权主义者。促进社会性别平等,不仅是女性的责任,也每一位社会成员的责任,尤其需要男性参与进来。

促进性别平等不仅是维护女性应有的权利,促进女性更好的发展的需要,也是为男性更好地认识两性关系,从传统的社会性别刻板印象中走出来,更好地促进男性自身的发展的需要。

我利用自己警察和教师的身份,做了一些促进性别平等的事情。这些事情主要集中在反家暴领域,比如,开设了政法类高校第一门反家暴专门课程,牵头了两次联合国反家暴项目,建立了湖南警察学院家庭暴力防治研究所,建立一支反家暴的师资团队,组织了全国第一期警察反家暴教官培训,并赴全国各地做反家暴培训60余次。

因为家庭暴力是根源之一是男性对女性的歧视,在家庭暴力中大多数受害者也是女性,因此反家暴本身也是推动社会性别平等的工作。在这些工作中,我越来越感觉到其重要性和迫切性,我觉得特别有意义,我乐此不疲,并将继续做下去。

你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是怎样把女权主义者的身份与之结合的?

我认为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和做一名女权主义者不仅不矛盾,而且是一致的。

最近有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人出来写了不少文章,好像是在给女权运动一些指导意见。你对这些文章有什么看法?

我没有太多去关注。但我自己一直认为,推动社会性别平等也是每位男性的义务。我个人认为做一个男性主权主义者,不仅要积极影响身边人,更重要的是要踏实地做一些有利于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促进社会性别平等的事情。

另外,社会上还有很多人对女权主义缺乏了解,甚至有些人误认为,女权主义是要压倒男性,剥夺男性的应有权利。对这些人需要做一些解释工作。


南储鑫 中国妇女报记者

你是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

我自认为我是一名女权主义者,因为我认同、支持男女平等,反对性别压迫。在我的工作中,会针对网络、媒体以及社会中歧视女性的言论、行动,通过报纸文章等方式发声,维护女性的平等权利,促进性别平等。

你是如何看待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

男性女权主义者称呼本身就暗含了一种刻板印象,默认的女权主义者是女性,男性作为例外出现,所以突出了“男性”——这说明目前男性女权主义者仍然比较少。

作为男性,我们有着不同于女性的生命体验、表达方式与立场,如果缺乏对女权主义理论的深入的理解,那么男性女权主义者可能不自觉地延续甚至强化性别不平等;但是如果男性认真反思自身享有的制度特权,在反思的基础上积极参与推动性别平等,那么这种类型的男性参与是性别平等不可或缺的内容。

男性女权主义者的声音,不仅仅代表男性的声音,也代表了女性的声音,即便男性对于女性诉求的表达是“折射”后的,但至少已经致力于摆脱传统男性统治的思维,积极寻求一种促进男女更加平等、和谐的关系模式。

最近有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人出来写了不少文章,好像是在给女权运动一些指导意见。你对这些文章有什么看法?

我期待通过对男性参与性别平等、男性女权主义者的深入研究,倡导更多男性加入到促进性别平等的队伍中来,成为男性女权主义者,共同推动性别平等。目前真正的男性女权主义者还比较少,所以更应该珍惜每一位参与的男性,争取把他们纳入到女权主义阵营中。

但是最近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性,比如《如果女性自愿裹小脚怎么办?》一文的作者认为“当下女权运动的概念化、简单化、宏大叙事化的弊病”,并且质疑“我倒想知道,如果裹了小脚就可以嫁王思聪,会不会有现代女性自愿缠足?”

这些论断以及问题,足以说明作者对女权运动缺乏总体上的了解,对女权主义理论和历史沿革也没有深入的研究,然后就草率对女权运动做出结论性评价,这不是一个男性女权主义者应有的行为,更不是严肃讨论问题的姿态。不过当遭遇质疑的时候,作者有回应,这比那些光喊口号、扣帽子的人强多了,相信女权主义的很多问题能够通过论说明白。

我并不是说非专业人士不可讨论或者批评女权主义问题,只是要本着以理服人的精神就好。但无论是《如果女性自愿裹小脚怎么办?》还是后来的《女权主义者需不需要讲礼貌》,作者似乎没有把问题关键找出来,顾左右而言他。

对所谓“女性自愿缠足的自由”的担忧,实质上是在说实用性性别需求与战略性性别需求矛盾的时候,女性坚持实用性性别需求的自由。问题是,抛开了缠足的年龄等具体问题,将这种延续传统观念、损害女性身体的陋习,作为可能被女权主义代言而丢失的“权利“,实在有点儿牵强。作者的回应中没有直面这方面的问题。

因此,我的感觉就是,男性女权主义者,在反对性别压迫、促进性别平等的共同目标下,相互间有讨论、争论都很正常,但是要通过交流、学习或者说批评与自我批评,来辨明是非,而不是动辄扣帽子,更不是在缺乏了解的情况下草率地下结论。

你能向女权主义入门者推荐几本书吗?

结合我自己的经验,给入门者推荐三本书,第一本是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第二本是李银河的《女权主义》,介绍了女权主义各个流派以及相互之间的差别;第三本我要推荐我的导师李慧英教授的书,叫《社会性别与公共政策》,这本书从社会性别视角看当前的社会热点和公共政策,是很有用的一本书。


叉猛魉  网站编辑

自我认同:女权主义者(半成品),马克思主义者

你是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

不是。我只是一个半成品的女权主义者。

因为我未能用社会性别的分析框架很好地理解问题。我认为女权主义者是要认同女权主义观点的,可以学习、并坚持用社会性别的分析方法来分析问题的。

你是如何看待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

当有人说自己是男性女权主义者时,我会觉得是一件好事。因为作为男性,能够发现到性别问题的人很少。当一个人够胆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起码他是能够知道有性别歧视问题的存在的。

我有一次在朋友圈发过我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是有一个朋友发了一些很性别刻板印象的东西,我就觉得很生气。我就发了一个和他绝交的朋友圈,说因为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所以要和他绝交。

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就会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呢?

当我需要直接简单地表达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会沿用这个名词。但是当我深入地分析社会性别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仅仅是一个半成品。

我觉得男性使用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时候,要注意用社会性别的分析框架去分析问题;而不是说这是性别歧视,然后你用其他框架去分析问题。就像很多左派在分析一些性别问题的时候,会很单纯地使用阶级的分析框架。但是其实很多时候阶级的分析框架不能梳理全部性别问题。总之就是,不能想当然地用自己惯有的思维逻辑去解释一些性别现象。这个不仅仅是针对男性女权主义者,全部女权主义者都应该这样训练自己。

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你是怎样把女权主义者的身份与之结合的?

我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觉得有很多问题在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时,要考虑社会性别维度。例如现在南方的工人运动中,很多工厂关闭,社保补交的案件里面,都是女工比较多,因为刚好是第一代进城的农民工到达50岁的女性退休年龄。第一代去深圳打工的,都是女工,现在很多老厂倒闭,因此很多女工在抗争。她们在家庭方面受到的压力很大,而不仅仅是来自政府和工厂。一些女工的家庭会阻止她们抗争。这时候,性别问题还是影响很深的关键点。

我觉得马克思主义现在需要和女权主义结合在一起。马克思那个年代以男工为主,现在很多行业到了一个新的劳动力市场,都是先吸纳年轻女工。如果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如果不学习女权主义,就无法理解女工在抗争里面遇到的困难,无法帮助她们度过的难关。你也无法梳理自己面临了哪方面的问题。

最近有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人出来写了不少文章,好像是在给女权运动一些指导意见。你对这些文章有什么看法?

我有很多朋友看了吴强的第一篇文章(使用“白信”笔名载于澎湃的“为何中国女权运动如此接近于‘行为艺术’“)之后,会觉得吴的观点值得思考,例如女权主义和底层不结合。但是其实很多女权主义者的工作是和底层结合的,只是没有让他知道。然后其实吴强的第二篇文章里(发表在腾讯大家,” 教养、阶级和自我规训“),他表达到他自己是会和工人运动保持距离的,并且写得好像工人运动是法西斯一样。那他全说完啦,接触底层的话又说人家法西斯,不接触给你看,又说人家不贴近底层。其实他并不是在指导女权运动,只是在指责女权运动“怎样做都不会做得对”而已。

杨早说如果妇女自愿缠足怎么办,这一篇我连回应它都觉得很憨居(粤语,意思是“愚蠢”),说出来都想笑。对于这种那么蠢的问题,要回应反而更加难。可能这个也是戴锦华当年不得不“表扬”他的原因,因为你那么蠢也敢来问我问题,很勇敢。

根据我们现在的学习,清末民初的男性精英,他们提出解放妇女出发点是民族主义,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很大程度上解放妇女变成了改造妇女。其实杨早比较认真和正常地讨论的,仅仅是那个时代“男性的妇女运动“实质上有没有解放妇女,而不能简单地把这个结论放到今天。

你认为有什么书适合想成为女权主义者的男性看?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与国家的起源》
王政《五四女性——文本与口述的历史》

你对其他男性女权主义者有什么建议呢?

女权主义是一种很颠覆的东西,因为性别问题甚至是比阶级问题更加隐藏得深厚的社会矛盾。所以当我们去尝试处理性别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去打破的社会规条和放弃的既得利益,是非常大和非常多的。

不要想象用女权主义作为一种社交体面的工具。当你准备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的时候你就是走上了一条很激进的道路,激进是一样好的东西。


刘满新 大学教师

自我认同: 左翼自由主义者

你是女权主义者吗?为什么?

我认同和支持男女平等的观念,反对所有基于性别的不合理区别对待,那我很自然应该是女权主义者了。

你是如何看待男性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

我不觉得我归属的这个身份,会为我带来什么特别的好处或坏处。

自认为是女权主义者,大概是因为我认同其中某些想法,并相信它们应该得到实践。我从事教育行业,一个较为明显的现象是,学生们常常会不自觉地接受了许多关于性别的想法,这些想法会影响她们的行为和对事物的看法,尤其是关于性别角色的差异、对LGBT的看法等等。作为女权主义者,特别是男性女权主义者,有时让我在上课的时候有意或无意挑战了这些她们未曾反思过的观念,或者引起了对这些观念的讨论。例如不强调自己男性的身份或男性的特征,将自己描述成为她们想象中女性的形象(表现得所谓的“娘”),谈及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等等。这些做法除了引得同学们笑笑之外,我觉得会让同学们能够反思和接受不同的关于性别角色的想法,最起码可以给予处于非主流状态的同学们一些鼓励和支持。

而社会行动方面,我并没有太多注意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并不需要因为我是女权主义者而去支持参与或反对某一个行动。支持参与一个运动,应该给予此运动本身的纲领、目标、方式。

作为一个左翼自由主义者,你怎样把女权主义者的身份与之结合的?

一个人的各种想法的整合,最基本的要求应该是一致性——持有的各种信念之间必须逻辑上融洽。任何自许的身份都可以与女权主义者的身份结合,不管你是马克思主义者,或是一位自由右翼。当然,你不能同时又是毛左又是女权者,因为毛左的想法本身是逻辑上有问题而使之不能自洽。同理,大陆新儒家也是。

左翼自由主义与女权主义的想法,很难说是天然有联系。女权主义并不是一套单一的想法。女权主义传统下面有着各种不同的流派,因而会有不同意自由主义一般主张的女权主义主张。

不过,我所理解的左翼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让我同时自许为女权主义者,在于左翼自由主义里面几个基本的主张。

第一,左翼自由主义中个体主义的立场,要求政治体制必须照顾到每一个个体。对社会的评价,要从每一个个体的生活质量出发。而这一点,对于保护、支持、赋权女性或其他弱势群体来说,非常重要。

第二,左翼自由主义不仅强调每个个体的自由发展,还强调自由发展的机会平等。左翼自由主义要求反思个体能够自由发展的条件和环境,强调先天或后天的许多影响个人发展的因素,在道德上并非应得——例如先天的才能,继承而得的好处等等。这个想法也能够与女权主义对传统压迫、社会政策体制的批判相融洽。

更重要的是,在我看来,左翼自由主义让我学会尊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学会如何在社会中反思处理照顾这些差异形成各种结果,而女权主义当然也不能回避人与人的差异,特别是由于生理性别上的差异形成的各种结果。

最近有一些自称男性女权主义者的男人出来写了不少文章,好像是在给女权运动一些指导意见。你对这些文章有什么看法?

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总有对女权运动提出各样或好或坏的建议(别忘了还有彭晓芸女士和@ayawawa等女性)。对于女权运动,这些意见或建议不怕进行讨论,提出明确清晰的反对或同意。这对于女权运动是好事情。

你认为有什么书适合想成为女权主义者的男性看?

所有女权主义传统的经典著作都是值得一读的。

我特别希望提一提的是Susan Okin的著作,Justice, Gender, and theFamily。这是非常值得一读的经典,可惜目前国内对她的了解和讨论并不多,该书1989年出版至今,仍然没有中译本。

你对其他男性女权主义者有什么建议呢?

不需要因为觉得自己是男性,就觉得必须提出从男性视角出发的女权主义立场。女权主义讨论性别角色gender roles,正是要反思因为性别而带来的不同视角的合理性。

*本文由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