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怜香惜玉”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善意

文来源/壹起社会研究中心
作者/李思磐

2017/07/24

不知道大家对我们 “反三七过三八”活动了解多少。今天我把整个过程梳理一遍,自己也稍微做一点总结。

▼ 女生节 VS 妇女节

首先,我们来看看妇女节和女生节的区别在哪儿?
3月7号女生节是一个民间自发的校园文化节庆。而妇女节则有着非常丰富的政治和历史传统含义的法定纪念日。
女生节的内容设定基本上是男生对女生示爱、表达关爱。妇女节,在官方传统里面是表彰三八红旗手,而从联合国的角度而言,则认为这是一个研讨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的纪念日。所以,有人写过一篇文章——《潘基文为什么不祝贺妇女节》,因为这本身就不是一个用来庆贺的节日。

▼ 为什么要“反三七过三八”

如今,无论是女生节还是妇女节,都不是真正意义上倡导性别平等、女性权利的节日。但从女权的角度来讲,我们更能够接受三八妇女节所寄托的意义。今年,我们一群朋友商量之后,就决定在微博发起了“反三七过三八”这个话题。
我自己先在微博发文章简单阐明为什么“反三七过三八”。文章后面附上了“反三七过三八”群二维码。文章抛出去后,很快就有 100多个妹子入群,到现在为止大家都是素未谋面的网友。
大家在群上聊很多:自己最不爽的是什么,自己又看到了什么,对于一些性别议题该怎么回应……在将近两周时间内,大家通过不断的讨论,逐渐地汇聚一些共识:我们该做什么;反三七过三八,到底怎么反,怎么过。
有人提议我们各自在一个反映性别歧视的场所,写下我们反对性别歧视的声音,之后拍照上传到网络。我们认为图片的形式是最方便线上传播的。而且这样做的话,每个人都可以寻找自己不爽的那个部分,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
还有小伙伴主动在校园进行线下行动,展示不一样的女性形象。比如有人听到男生喊楼,她们就会唱女权之歌。(女权之歌是女权主义者在著名的《悲惨世界》的旋律上改编作词而成的。)
她们一边唱歌,一边发防治校园性骚扰的小册子。各地区之间的线下活动并没有统一的组织者,但每个线下行动的准备工作都是大家相互支持来完成的。
百度糯米去年炮制了一个“清华男呼唤北大女看电影”的活动,引起了不少关注;尝到甜头后,他们今年特意宣传“女生节取代妇女节”。
在他们发出“女生节取代妇女节”的话题后,我们在新媒体女性平台上开始进行舆论阻击。这件事引起一些媒体的主动关注,像《澎湃》和《新京报》都联系我们进行采访或者约稿。也正是这次阻击,我们“反三七过三八”的话题点击量从一百万一下上涨到了两三百万。
到了女生节当天,有高校里面出现非常下流的横幅,有些甚至已经达到了性骚扰的程度。这些横幅被拍照上传到网络后,引发了巨大的讨论,不少网友都对这样的横幅内容感到愤怒。
这时,新媒体女性网紧接着展示女生节的一些怪现状;同时,还把大家那些抗议性别歧视的图片相继发出。之后话题点击量很快就上去了,最终“反三七过三八”话题阅读量基本稳定在1.1亿。
3月9日那天,我们查阅一些微信公众号内容,发现大量跟妇女权利没有一点关系的公众号也在抄袭我们的内容,用我们的图片。就连关于牙科的公众号,它们都会讲“反三七过三八“。
这次我们的语言、图片、标语都达到了一个很广的传播效应。在我个人看来,无论是传播的数量、传播质量和终极效果,都让人比较满意。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声音确实传播出去了。搜狐评论、FT中文网、新浪教育等都有关于倡导女性权利、女性独立的评论,还有很多人都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思考。我们之前没有想到这次活动能引起这么多、这么广泛的共鸣。

▼ “反三七过三八”的破与立

我们过的是去权利化、去政治化的三八妇女节,反对的是强化刻板性别角色与异性恋模式的女生节,反对的是以男性的性利益分化妇女阵营,商业化与性别歧视的结合,性别歧视与阶级、年龄歧视交缠,以性别歧视与性骚扰文化为日常操演的节日。
首先,它把女人分成两群:中老年“妇女”与年轻“女生”,也就是异性恋男人眼中的老女人和年轻女人,没有性魅力的女人和可欲的女人。“妇女”和“女生”的特殊分界,在俚俗的语言里,还有一种对女性童贞的暗示……
这分裂了女人的阵营——年轻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被给予某种虚幻的优先权。代价是对不同阶级、年龄、职业和教育程度的妇女的解放,被暗示应该被历史的巨轮抛诸于身后。
第二,它把权利偷换成“关系”。女生节在诞生之初就是一个诡异的“关爱节”,传统戏码就是“男生要对女生好一点”,各种来自男性无聊的、性别化的赞美和集体的异性恋式示好表演,掩耳盗铃地欺骗——仿佛这种廉价、流于形式的小恩小惠便是女生所需的全部。它限缩了女生的世界,用“缺爱”阻止了女生更真切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第三,它让意淫和消费假关爱之名成为传统与惯例,不少横幅、广告表面上是对女性的关爱,实际上却是异性恋的意淫和商家的诱导消费。它们实际上强化了“男保护、女娇柔”的这种性别成见。它不仅没有办法改变对女性的歧视与隔离,还用糖衣包裹了它最难下咽的部分。
我们在这个“破”的基础之上,要“立”的是什么?要立的是强调公民身份和权利涵意,改造日常生活与文化的脚本,要号召妇女意识到自己是权利社群的一部分,促进妇女的团结。
我们不需要由男性“统治”的女生节,我们需要的是女性自己发起策划活动,显示自己的能动性。每个参与者都可以自主自立。大家把自己女权主义者的身份出柜,相互支持,并且影响周围的人群,开启自己的小革命。
我想说,女权运动不是精英女性做的,它就是每一个人做的。每一场革命都发生在一个具体的群众身上。然后每个人都可以开启自己的一个小革命。我可以看到“反三七过三八”中很多活动都是网友自发而成。
有一个朋友在微博上写:其实她觉得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女权主义者;站出来面对周围那么多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她心里也有一些恐惧。但最后她站出来了,她做了这件事情,这个让她感觉很好。我想这可能也是每一个人,参加这一次活动的时候,每一个人所经历的。
“反三七过三八”,我把它归到传播女权主义的行动中。我认为传播女权很重要。我们一开始就争论我们到底要影响谁?我们是要影响商业吗?还是要影响男人?我们首先想要影响是自己——把我们内心深处对性别不平等的不满变成一个小小的行动。
这样小小的一个行动会慢慢地发酵,影响更多的人。当无数这样一个小我站出来后,它会变成了一个大的潮流。这就是女权传播的意义。
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经历了共识跟多元的并存。大家经过讨论,得出我们一起坚持的东西。但是,我们也各自保留了一些自己不同的观点。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有各式各样基于妇女的利益的行动和思考。我们分清楚什么是“女力”(girl power)、“女利”(附着于男权红利的某一部分女性现实利益)跟“女权”这三者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最后我们也获得了一种历史感,就是我们要连接过去跟未来。
我们找到了这样一个属于历史,也属于未来的一个节点,就是三八妇女节。

▼ 问答环节

问答 1

“反三七过三八”活动中有不少东师学生并不理解本次活动的理念和行为,甚至认为这是女权癌。我们应该如何对话沟通,争取更多的理解呢?(编者注:东北师范大学学生认为李思磐夸大了东师的下流横幅数量,抹黑了东师。)
东师学生认为“我错了你也得保护我隐私”、“媒体不可以报道负面”、“媒体要为负面新闻引起的负面评价负责”,这些都是在政府管制新闻话语影响下的错误观念。他们采取用人海战术,通过各种策略充当被害者。如果我们回应他们,只会消散影响力,转移重点。所以我采取不回应。我们的目标是让认同女权的人跟我们站到一起来。

问答 2

老师说女权行动不是精英领导的,而是每一个个人的参与形成的。那如何才能动员个人呢?
我们需要去除等级思想,不依赖既有权力关系,用思考、辩论、支持性的手段来催生新的女权者。让每一个人都意识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这也是我从这次活动中得到的经验。

问答 3

老师怎样看待“女权主义也是一种思想控制”的观点?
女权主义本身就反对思想控制、众口一词,女权主义内部那么多辩论,怎么可能变成思想控制?很多人认为女权很激进,是因为女权主义不喜欢想当然,事事要论理,所以容易被认为“激进”。因为人都有合理化自己想法和行为的倾向,不会觉得是自己“懒于思考”、“不擅长讲道理”。或者说,很多人不愿意自己的特权被挑战。

问答 4

对于那些刻意放大男女生理差异的女性,“你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怎么能让女生拿东西”这类的女生怎么看?
希望她们最终能明白“怜香惜玉”是世界上最便宜的善意。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