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我绝不保持沉默!”| 别人家的妇女节

作者/妇女倩仪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6/03/21

在我们为妇女节沦为消费节,其争取政治权利的含义逐渐为人所淡忘而烦恼的时候,美国高校的学生们正在兴致勃勃地进行着她们的妇女节庆祝活动。

妇女倩仪分享了她在学校所看到的妇女节庆祝活动。在全世界第一所为女性颁发学位证书的美国卫斯理安学院(Wesleyan College),没有性骚扰横幅、没有召集男学生为女学生“送爱心早餐”“送花”“喊楼表白“等小恩小惠的关爱活动,有的是探讨妇女的可能性、鼓励妇女发声、引导学生思考“妇女”身份和男女平等。

图:卫斯理安学院的妇女节分享墙:Women can_____?

大家好!这里是世界第一所为女性颁发学士证书、宋氏三姐妹母校的高等学府、“First for women”的美国卫斯理安学院(Wesleyan College)!我是妇女倩仪,在这边留学一年的经济学学生、校学生会SGA的成员。美国这边没有女生节,只有International Women’s day!参加了庆祝活动之后,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学校妇女节的庆祝活动和我们的想法。

我们的妇女节!

美国西部时间3月14日周一中午,校学生会SGA与校国际学生协会AXIS共同举办了妇女节庆祝活动。两个组织一起,在饭堂一角布置了桌子和张贴墙,提供了一些女性标志♀形的卡纸,上面写有“Women can ______”(妇女可以____),让大家来分享自己对“women”的理解并贴到墙上。我们还提供了小白板,大家可以在上面写出自己的观点,然后举着板子站在张贴墙前拍照。经过的学生和教职工们都纷纷驻足并写下自己的想法。

校学生会主席,来自尼泊尔的Aahana Bajracharya为我介绍道:“我们今天举办这个庆祝活动,首先是由于我们3月8日正处于春假,而妇女节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于是我们选择推迟到了这一周才庆祝。其次,妇女节的意义并不在于单纯的庆祝,而是我们希望大家能在活动中意识到:作为妇女,我们应该为妇女争取一切的平等和属于我们的权利。通过举办这次活动,我希望可以让大家更多地参与到校园活动中,并且发出自己的声音。”

图:学生会副主席,来自巴基斯坦的Fatima

“其实,作为在女子学院的女性,我们很多人都很关心各种关于女性的社会问题,无论是学生还是教职工大家都有很积极地参与并且享受于其中。”这时,Aahana看到主管学生活动的负责人Ashley Tomlin正和大家一起参加活动,她忍不住笑了笑说“你看,Ashley就笑的很欢呀。”

图:主管学生活动的负责人Ashley,板子上写道:“女子学院教会了我:我要发出我的声音!

纸板上,有人写到Women can “be independent and beautiful intheir way”, “be scientists”, “be great leaders”, “be whatever they want to be”(妇女可以自己的方式去生活,独立而美丽;妇女可以成为科学家、伟大的领导者、成为她们想成为的自己),还有人写 “be gay as well”, “be free offuckboys. -who run the world-girls!-we woke up like this”(妇女可以是同性恋;妇女有性爱的自由-是谁使得世界运转?-我们!-这就是我们每天的样子!)中国留学生、学生会成员Sherry发现,“姑娘们都心怀天下。看到有些人写women can ‘run the world’, ‘changethe world’, ‘save the world’, ‘rule the world’……男生敢想的,女生们照样可以想!(女性可以使世界运转,可以改变、拯救、支配世界!)”

图:学生Zahna:“我是一名强大的妇女,我不需要男人来认可我的意志。”

图:“女人可以成为任何她们想成为的人:医生、记者、导演....并且成为成功的女性!!

自豪的女权主义者!

留意到不少同学在板子上写自己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者很自豪,笔者我好奇地问了问学校管理国际学生的负责人Emily Jarvis: “很多女校的学生都是女权主义者吗?”

Emily思考了一下回答说“这个视情况而定。不少女性、女大学生都不大愿意给自己贴上‘女权主义’的标签,因为不少人对‘女权主义’有负面的评论。有一些信念很坚定的人就会认为‘女权主义’的想法很伟大,觉得大家都应该成为女权主义者、为自己争取权利;也有的人只想做自己、创出新的标签,不希望被贴上那个带有太多负面旧标签。所以我觉得,大部分女大学生都是支持女权的,但是大部分人更希望会有一个新的名词来代表这个群体,或者说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方式,重新解释‘女权主义’,去掉它的污名。”

图:学生会成员Sarah和Stephanie, “这就是女权主义者的样子!”

图:管理国际学生的负责人Emily“我是一名直言不讳的女性,我绝不保持沉默!”

她认为这次庆祝活动办的很有意义。因为卫斯理安学院是一所国际化的院校,(全校700多名学生中,大约150人来自美国外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国家的女性,会有不同的经历,大家可以在节日中分享。特别的是,很多人从来没有庆祝过妇女节,通过这次活动,校级组织为大家提供纸笔和场所,促使不少人去深思:“women”这个词有什么含义;作为“women”我们可以怎么做、应该怎么做。她说“当我看到有人写到 ‘women can win the president (妇女可以成为国家总统)’的时候,我特别特别感动。现在出现了女性总统候选人,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很了不起的、很跨时代的事情。毕竟现在很多女性的声音是不被留意和被倾听的;很多人直接让女人们闭嘴,说我们女人太感性、说我们没有话语权、说我们没有做好作为女人、女生、母亲、女儿该做的事情。很多人觉得现在人人平等了呀,其实是妇女在社会上的地位与男性的不平等的,无论是在教育还是工作上。尽管现在我们有了女性的总统候选人,社会上有些人因为她是女性便对她有不满,骂她太情绪化之类的。要知道,社会有时候是对强势的女人对着干的。所以我们学校就是要像今天这样教育大家,启发大家思考妇女节的意义、思考妇女在社会上的价值、我们有多大的能力,相信我们女性能做的更好。”

让人有点惊讶的是,Emily也有了解到中国最近女生节和妇女节的争论。她建议道:“我知道现在的中国,女生节比妇女节更受欢迎,特别是女大学生们都过女生节,而拒绝妇女节。我的建议是,当你们回国之后,可以把这边的观念和想法带回去。建议你们开设论坛,讨论:why do we call college-age women‘women’, and not ‘girls’? (为什么我们要叫女大学生们 ‘妇女’, 而不是‘girls’?) 、 现在‘妇女’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怎么样使用我们的语言去更好的选择和表达、我们应该如何做好女性的角色?要 ‘keep the shining of ‘women’’(我们要让‘妇女’继续散发她的光芒)。”

图:倩仪:“我是女权主义者,我自豪!”

呼唤更多人的关注和参与!

这次庆祝活动规模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我们并不需要举办很大型的活动去庆祝每一个节日。也就只是在午餐期间,路过、停留一两分钟,思考然后写下自己的想法,并不会占用大家太多学习时间。这里就折射出卫斯理安学院作为文理学院的观念:自由思想和全人教育。一方面鼓励学生努力、专心学习知识,一方面促使学生去思考、激励学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想做的人。

在这里读书,能很强烈的感受到这里女权主义的氛围。有的人会觉得全女生的学校会帝王后宫般人人勾心斗角、会有“交际花”们抢风头搞得学校人人不安定…….其实并不是的,卫斯理安学院反而更鼓励大家独立、自强、成为更优秀的女性。无论任何人,科学学科、文科学科、艺术学科、体育运动、社团活动、领导力、学习能力、组织能力等等都可以得到相应的学习引导。学校最重要而又古老的“sisterhood”传统让大家凝聚在一起,如姐妹般亲密,不分种族、国家和文化背景,大家相互鼓励、促进、分享、共同进步。

中国留学生、学生会成员Catherine分享了她的经历。这次寒假,她有幸与不同年龄层的卫斯理安校友们一起聊天,两位在校学生、两位妈妈辈的校友,还有一位奶奶辈98岁的校友。这位98岁的校友,现在在养老院,坚持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她不但会把自己的房间打扫干净、自己做饭,退休后才开始学习艺术的她,自己装饰房子,把自己的房间整理的整齐而又漂亮。还通过卖出自己的艺术品养活自己。她说她就是要做一个强大而自立的女人,不需要别人来赡养,不需要丈夫的遗产,尽管退休了也可以有自己的事业,她坚持自己追求和理想,坚持她的独立。她说:“女校教会了我独立,做女人也应该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不是一味的靠他人。家庭固然重要,但是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依赖他人。”

五位校友还谈论并总结了当代的“women(妇女)”对于大家来说是怎么样的一个形象:争取平等、自由、坚强,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坚持。Catherine说,“受到卫斯理安学院的启发,我们五个人都觉得‘women’ 这个词是很强大的,代表的是Strong women (强大的妇女),代表的是成熟的、独自思考的、努力捍卫自己权利的女性。卫斯理安作为‘第一所为女性’的高等学府,真的是一个很光荣的称号, ‘forever first for women’。从卫斯理安学院出来的,Women like us are very strong (我们这样的妇女,就是特别强大)。”

图:尼泊尔留学生Sonakchhi :“女性有能力将自己从父权体系中摆脱出来!”

卫斯理安学院是一个规模小的学校,或许在国内并不特别出名,甚至经常被其他各大“卫斯理安”和“卫斯理”大学弄混淆。但是我们在这里,和大家一样,关注女性的权利、女性平等的社会问题。最后送大家一句话,是写在我们妇女节活动宣传的一句话:“Here’s to strong women, may we know them, may we be them, may we raise them.”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