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女性

全国首例!企业性别歧视要赔偿+道歉 谁说女人不能当大厨?

采写/奕涵
首发/新媒体女性
2016/09/21

法院判决书截图

“相比于此前北京和杭州两起未支持赔礼道歉的性别歧视案判决,该案的判决无疑是一个进步,它让司法对妇女平等就业权的保护又上了一个台阶。法院受理了发生在招聘最初阶段的性别歧视案件,并在中国无反歧视法情况下,把平等就业权纳入自然人的人格权来考量,用现有的保障妇女权利的法律条款认定了用人单位的性别歧视,通过判决的形式阐明了妇女的平等就业权,这对于消除性别就业歧视具有重要意义。” 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长期关注妇女权益、此次案件的代理律师黄溢智表示。

“这次判决,将会对以后同类的案子有积极的示范作用。”高晓二审的代理律师陆妙卿说。

ta们说,女人不能做厨师,ta们错了

高晓从小爱做菜,一直都有想做厨师的梦想。20156月,高晓在网上看到广东惠食佳发布的“厨房学徒”广告,自己完全符合招聘中的要求,她去应聘,被对方告知回家等消息,却没有了消息。高晓几次打电话询问,对方先是说招满了,又说不招女性,后来干脆网上招聘广告改成“只招男性”。对这种公然违法的性别歧视招聘广告,20158月,高晓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惠食佳赔偿精神损害,同时赔礼道歉。法院判定惠食佳实施了性别就业歧视,却只判决对方支付2000元赔偿金,并未支持高晓要求对方赔礼道歉的诉求。20164月,高晓提出上诉,要求违法企业惠食佳赔礼道歉。“而法院既然判定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赔礼道歉就应当予以支持。”黄溢智律师说。

在高晓的案子之前,女性求职遭受性别歧视并法律维权已有先例。

2012年第一起性别就业歧视案立案。2012年山西籍女大学生曹菊(化名)诉北京巨人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性别歧视,经过长达一年半的时间终于立案,成为就业性别歧视第一案。曹菊与被告和解,获得三万元赔偿。

2014年,杭州又出现了一起就业歧视案件,与曹菊案以调解结案不同,这次法院直接判原告胜诉,这是大陆首例。案件是2014年女大学生黄蓉(化名)诉东方烹饪学校就业性别歧视。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平等就业权,赔偿其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这是第一个胜诉的就业性别歧视案,但是没有道歉。

20151月,马户诉北京邮政物流公司案,胜诉,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案例”,得到2000元精神赔偿金——依然没有道歉

20159月第一次开庭,几位女青年化身厨娘来到法院为高晓打气

企业违法成本低,歧视道歉意义大同之黄蓉和马户一样,高晓获得了胜诉却只得到了2000元的赔偿,一审法院并没有支持高晓要求对方赔礼道歉的诉求。高晓对此并不满意,“企业违法成本太低了,失去了在餐饮行业发展的机会,对方却只用赔2000块,企业根本不会意识到它有错。开庭我去了两次,每次庭审完我心情都特别差,对方否认性别歧视,对我人身攻击和言语侮辱,对我心里产生伤害。”

陆妙卿说“我国司法判决整体对精神损害赔偿部分都是比较低的,就业歧视中,对性别歧视的案件赔偿有是相比比较低的,2000元弥补不了当事人的损失,也根本无法对企业违法产生震慑作用。被告在网上公开发布歧视女性的招聘,影响很大的,对其它招聘企业有不良的示范作用,对女性产生消极暗示,我们有权要求对方在同等范围公开道歉,以抵消歧视性广告带来的不良影响。要求对方公开道歉,是有社会效应的。”

就业性别歧视如此普遍,为什么走上维权之路的女生却如此少。陆妙卿律师说,“因为维权成本高。不是所有人知道怎么起诉,怎么维权,这方面没有足够的指引给求职者。维权过程中,花费的时间和经济成本都很高,准备材料和庭审都要花事件,诉讼费律师费都要花钱。最后即使胜诉,获得的补偿往往也弥补不了求职者花费的成本。所以高晓站出来就有重要的意义,她为以后的女性求职者打开了更多机会。”

海味朋友圈截图

惠食佳是否接受二审判决结果,惠食佳代理律师冯艳艳接受新媒体女性的采访说,公司还在商议,她也还在等公司的决定。

莫把限制当保护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多位厨师称,广州大酒楼的厨房的中餐部,女性可谓“百里挑一”。在他们眼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有的酒楼认为女性不适合厨房工作,招聘时很少招女性,二是厨房工作太辛苦,很多女性也不愿意从事这行。

对于这种看似保护,实则是对女性就业限制的行为,高晓不以为然,“厨房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应该以我的能力来判定我能不能做,而不是因为我是女性就认为我不能做。”

“我认为这里有个误区,个人的选择和机会的提供是不一样的,社会应该给女性提供平等就业机会,女性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能力选择自己从事的行业和工作,如果一个女性有能力和兴趣从事一份工作,为什么不能提供,女性自己决定,社会应该提供支持行的措施不应该提供限制性的措施。”陆妙卿说。

“爱大厨”《2015厨师职业发展调查报告》显示,女性厨师仅占3.6%。“女人只能在家无偿做大厨,在家外有工资地做饭就不可以”高晓说,“希望女性不是只能在家里做饭,其劳动能被社会承认。”


*本文为新媒体女性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授权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评论加载中...

登录

忘记密码 ?

注册